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桔子美文网 > 最新文章
  • “你在乡下的成绩我打听过了,崇越是进不去了,十三中那边倒是有名额,你也不用有压力,到时候考个大专出来,我给公司人事说一声,给你在公司安排一个职位。”宋怀渊说这些也是尽力想要补偿宋南溪的。只不过他能做的也只能是这些了,以她现在的成绩,高考也只剩一年的时间了。就算她从现在努力,云城的师资力量和乡下那边肯定是有差距的,到时候估计也只能勉勉强强考个大专。“十三中。”宋南溪挑了挑眉,她确...

  • 不用沈亦云说,傅景尧刚走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右边脸颊上被烧毁的一大片皮肤。虽然他那天晚上迷糊中看到过她脸上的伤,可当再次见到时,还是被狠狠地震惊住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仇和怨,才能下这么狠的手?”一旁的沈亦言见此也一脸震惊的感叹道。“这伤疤能去掉吗?”傅景尧此时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沈亦云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去是能去掉,不过我没这个本事,但我知道有一个应该可以。”...

  • “宋小姐的琴艺真是让人惊叹,刚才听了一首已经十分震撼了,没想到现在还能有这个荣幸?”沈亦言适时地插嘴。傅景尧倒是坐的人模狗样的,狐狸眸子微微挑了挑,落在了宋南溪放在琴弦上面的那纤细如玉的双手上面。小姑娘手挺白,还挺细,扒他衣服的时候也特有劲儿。“你们两个坐在这里干什么?去去去,一边玩去,啥也不懂就别在这里瞎掺和了。”老先生原本好好的兴致被突然打断了,没好气地道。莫名被一起赶了出...

  • “啊!”程廷让突然冒出来的邬瑾吓的一弹,“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你卖饼去了?”邬瑾点头:“你们找东西还是找人?”“找你,”程廷满脸痛心疾首,站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教训他,“邬瑾啊邬瑾,没想到你眼皮子这么浅,放着好好的书不读,回家卖饼!你虽然书读的不好,可读了书,以后也能做账房啊。”三个跟班纷纷附和:“儿戏,简直就是儿戏。”“荒唐,实在是荒唐。”“短视,过于短视。”邬瑾没想...

  • 说罢,她从袖袋里掏出一块白饴糖来,伸长胳膊,要给邬瑾,邬瑾伸手去接,却不料她“嘿呀”一声,连带着身体都歪了过来,把白饴糖一股脑塞进他嘴里。她坐回去,张开嘴给邬瑾看自己的牙:“粘牙,给你吃。”这时候,驴子忽然开了窍,把尾巴一甩,晃晃荡荡迈开了步子。邬瑾满口香甜,站在原处,就见莫聆风小小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驴背上,东倒西歪地撑着把伞,要去给兄长求一根上上签。驴影消失不见,最后只剩下邬...

  • 一瞬间,邬瑾心里转过许多念头,踟蹰之意,竟比当日在莫千澜面前对答还要难。邬母没有听到殷北附耳所说的话,见邬瑾面带震惊、犹疑,又是半晌不言语,心里更是没底,不知道殷北在邬瑾耳边到底说了什么。片刻后,邬瑾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多谢莫节度使好意,我还是在州学读书。”邬母松了一口气。殷北很失望,但还是维持了笑脸,和邬瑾告辞。邬意在门外不知站了多久,见殷北出去,连忙侧身相让,等他走远了...

  • 乔晏见她发呆,把筷子递给她,“别发呆,快吃,鱼凉了就腥了。”齐迹忙坐下尝了一口,香辣嫩滑,不过她前世是北方人,真正喜欢的锅包肉和大肘子,并不嗜辣。系统好像陷入了回忆,不再说话。她给乔晏也夹了一大块鱼,“哥,你也吃。我最近长痘呢,不能吃太多。”乔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但为了照顾齐迹,每次吃饭都让着她。她喜欢的菜,从来都不多夹。乔晏吃着碗里的鱼,笑得欣慰,琦琦懂事多了,也会说话了...

  • 他成就感爆棚,比自己上场滑都爽。心里暗想,师傅眼光真准,这个齐迹虽然比不上他偶像,但确实挺有天赋的。按这个学习速度,说不准真能达标。这是不也说明他有教练的天赋呢,冰都没上过的小丫头,他一教就会。齐迹看他YY得来劲,也挺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开心啥呢,估计做冠军梦呢吧。她咬着牙,拼着一股劲,和他完成了同样的训练量,才两股战战回家了。一进门,她就发现训练后遗症了。她的大腿肌肉特别疼,蹲下换...

  • 胡教练继续道,“那时候高速摄像设备还没这么先进,是否判罚,全凭教练的心情。那孩子心高气傲,‘我不伸手,看你们怎么判!’。”谈起齐迹,胡教练脸上的皱纹都深了几分,应该是很痛苦的回忆。刘一宁也不作了,扶着教练,“师傅您别难过,还有我啊,我绝对拿个冠军回来!”胡教练正了正刘一宁的头盔,“一宁,你的条件假以时日,夺冠肯定没问题。所以才让你修炼平和的心境,师傅真的悔啊,否则那样的天才怎么会陨落呢...

  • “开门,有东西给你。”明淮催促她。“有什么不能在这里给?”明淮挑眉,“你确定要在这里给你?”嘴角的坏笑让江柚觉得正经的话都变得不正经了。江柚知道让他进了门,今晚他可能就不会出来了。她没骨气,只要他一靠近,她就硬不起心肠拒绝他。门刚打开,明淮拉住她的手就将她压在墙上,二话不说就吻住她的唇。像是报复她,又啃又咬,双手掐着她的腰肢,时不时的用力,仿佛在掐断和不掐断之间徘徊...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