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桔子美文网 > 最新文章
  • 寝殿中,珞黎望着镜中红妆的自己,不由地感慨,这是第二次穿上嫁衣。 门外响起腾渊的声音。 “黎儿!” 还未曾说什么,侍从们就笑着将他拦下:“殿下留步!” 腾渊不悦:“拦着孤做什么?” “殿下,仪式前是不能见新娘子的,这是习俗。 腾渊挑眉,道:“是吗?” “当然,时辰快到了,殿下您就安心到前殿候着吧。 珞黎不禁笑了出来,腾渊思索片刻,道:“好吧。 说罢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开。 珞黎接过侍从递来...

  • 雪玥惊诧道:“你怎么会!” 珞黎讥笑道:“一道小小的禁令怎可能挡得住我。 雪玥身上的煞气一股脑全部涌出。 珞黎见状法诀即出,将雪玥牢牢困在冰牢中。 “收起你那秽乱不堪的煞气!早知晓你心里没打什么好主意,不曾想你竟然盯上了龙华骨!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雪玥疯狂拍打着坚硬的冰墙:“放我出去!” 说着手心滕升起一股火焰,可冰块却丝毫没有融化。 珞黎收起剑,冷声道:“你的火根本不足以抵抗我的冰。 雪玥恶狠狠地盯着她:“若...

  • 雪玥惊诧道:“你怎么会!” 珞黎讥笑道:“一道小小的禁令怎可能挡得住我。 雪玥身上的煞气一股脑全部涌出。 珞黎见状法诀即出,将雪玥牢牢困在冰牢中。 “收起你那秽乱不堪的煞气!早知晓你心里没打什么好主意,不曾想你竟然盯上了龙华骨!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雪玥疯狂拍打着坚硬的冰墙:“放我出去!” 说着手心滕升起一股火焰,可冰块却丝毫没有融化。 珞黎收起剑,冷声道:“你的火根本不足以抵抗我的冰。 雪玥恶狠狠地盯着她:“若...

  • 宿燕决想都没想就冲了进去,一脚踹开了压着珞黎的两个壮汉,刘娇娇吓得退后两步,珞黎勉强站稳了脚,看向了宿燕决。 “多谢小哥相助。 宿燕决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明,珞黎心里感到奇怪。 宿燕决转头看向刘娇娇,道:“是你伤了她?” 刘娇娇硬着头皮高声道:“是我又怎么样!你又是谁!” 宿燕决拔剑抵在她的脖子上,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刘娇娇顿时慌了。 珞黎上前轻声道:“别伤害她!” 宿燕决看了她一眼,转而又看向刘娇娇。 刘娇娇声线...

  •   云川瞥到她的表情,无奈地笑了笑。   “快说快说!”   云川哪里知道山下发生了什么,正在脑子里搜刮着故事,打算添油加醋地说一遍。   还没开口就被人打断。   “小师姐!小师姐!师父有事找你!”才入门的小孩子咋咋唬唬地跑到桃花树下,叫着褚星瑶。   “小师姐,你怎么又爬到树上去了!师父不是让你练功呢?”   褚星瑶见他马上要说出一大筐道理,小声对着云川说了一句“等我回来”。   一边翻身...

  •   涂河对于神界的所有人都是不待见的态度,可是他们身份一个比一个特殊。   对于帝泽他还能直接把他骂走,可是对于褚星瑶的父母,他不便说话。   “浮山神君说有些话先要当面和殿下说。   褚星瑶心神一颤,对于父母,她从来做不到决绝地怨恨。   哪怕他们已经找到了新的【褚星瑶】取代了她的位置。   褚星瑶没有直接出现在父母面前,而是亦步亦趋地跟在涂河身后。   她还是不知道怎么面对父神,那个想要对她杀之而后快的父亲。   这一段路不算长...

  •   褚星瑶看着这个软金甲,轻笑一声,说出的话却又像凌空一箭狠狠地扎在了帝泽心上。   褚星瑶传音给涂河:“涂河,我这里得了一个好东西,送你了。   帝泽瞳孔紧缩,涩意在舌尖弥漫,整个人不自觉地发颤:“你的东西你可以随意处置。   褚星瑶紧紧盯着始终目光温柔地看着她的帝泽,突然觉得有些无趣。   她曾经在梦里无数次祈祷,能得到帝泽的半分在意。   可现在,当帝泽真的眼里只有她的时候,她又觉得好没意思。   褚星瑶莫名有些烦躁。   “你走吧...

  •   褚星瑶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拜师仪式上神情复杂的帝泽。   那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还是从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清脆的酒杯碰撞声唤回了褚星瑶的思绪。   褚星瑶抬眼正对上云川含笑的眼睛:“小凤凰,要不要去人间看一看。   “人间吗?我没有去过。   褚星瑶不过是痴长几万岁。   她自小在神界...

  • 却看见他脸色突变,声音陡然寒如冰霜:“可是,本首辅词典中无如果二字。”一句话,把我打进地狱。我心沉崖底,眼睁睁看着他从袖中掏出剧毒鸩息,递了过来。此药常人入口,瞬息暴毙,遂取名鸩息。是我特意为他所制。江妄幽幽目光:“明棠,你知道的,我舍不得你死。”他言下之意,是要我再杀谢连云。我握着手中的瓷瓶,扯出一抹苦笑:“可我……也不忍心让你再错下去了。”话落,我抬手拔开瓷瓶的塞子,义无反顾地将它倒入口中。江...

  • 林棠手中带血的匕首掉落在地。江妄绷直了唇线,抬手便朝着我袭来:“我怎不知我竟成了你的东西!”我来不及开口,便被他一掌击倒在地。刺痛一阵强过一阵tຊ,只是不是胸口,而是心上。我抿了抿干涩的唇,还是想要解释。林棠却先一步,轻柔地唤了一声:“阿玄。”顿时,江妄的注意便全被林棠吸引。他弃若敝履越过我,小心翼翼地将林棠从地上抱起,踏出屋外。我瘫倒在地,抬起头目送他离去的背影。胸口的伤痛得我直呵气,泪水不知不...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