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桔子美文网 > 最新文章
  • “你什么意思?”温怀曦捂着肚子后退了两步,眼中有些恐惧。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习惯这个孩子的存在了!“我这次过来,是叫你打胎的。因为,我也怀孕了!”林依依得意洋洋地挺着肚子,盛气凌人道,“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有了我的,慕家根本不需要一个多余的野种。”温怀曦面色唰的一下子白了:“不,不可能……”她不相信,这几个月下来,她好不容易才对这...

  • 凌恒从谭玉歆手中拿走匕首,“不过我会将你铸进神女像中,让你日日陪伴定安。”下一刻,他手起刀落,瞬间划破了黑衣人的喉咙。黑衣人应声倒地,发不出的声音,如同恶魔低语。凌恒一只手挡在谭玉歆眼前,宽大的手心覆在她眼睫之上。谭玉歆没看到这一幕,但温热的鲜血还是飞溅到她脸上。她忍不住发抖,扶着凌恒的手臂才站起身。黑衣人已然断气。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起来惊吓过度。却又在凌恒看过来的时刻,强撑镇定:“我没事,我去...

  • 谭玉歆知道自己曾死于定安公主刀下的事实,只会成为她自己一个人的噩梦。再也无法同人言说。但定安公主的恶,远不如此。“我家庄子埋着的四具尸骨还不够吗?凌恒,我只是平民百姓,我做不到把别人的性命当做蝼蚁看待。”“若旁人是蝼蚁,我也是蝼蚁。”谭玉歆定定看着他:“我们这样的人在你们眼中,是不是还不如一只蝼蚁?”|...

  • 为何入狱之人被充公的家产也与她有关?“她私吞?”这可是重罪。谭玉歆惊诧不已,原来定安的罪恶,自己知道的还不是全部。“不止私吞,她把长相俊美的囚徒从牢里偷梁换柱,扔到这乡下的庄子,以凌虐为乐,若是不从,便就地杀了。”那些出现在庄子附近的尸体,都是被定安公主凌虐后的人。不仅没了性命,生前还遭受了凌虐。谭玉歆心中掀起巨浪,定安公主是比她想象中,还要恶毒无数倍。“那他们……”他们从前只在自己庄子里,为什么...

  • “寂然,我不想你再丢下我!”他还想说,他要履行骑着高头大马迎娶她的承诺,这次不仅仅是报答救命之恩,更是因为爱……倪寂然才是他的新娘,于情于理!是的,他爱她,他终于肯面对自己对她的心动。即使不知道这份恩情的事情,即使误以为救他的人是倪雨青的时候。他就已经为她心动!否则怎会那么气寂然和修奉鸣的来往,怎会冲动地强迫她……薄擎懂了自己其实是在吃醋,他不喜欢别的男人对她的欣赏...

  • 他问出了一个那时候没来得及问的问题:“你叫什么?”小姑娘歪歪头,正要开口,脸色却蓦地变冷,眼里射出仇恨的光芒,一字一句道:“要我差点废了手来救你,你配吗?我绝不会救一个魔鬼!”这一刻,小姑娘稚嫩青涩的脸渐渐和倪寂然重叠,她冷冷带着憎恨的说道:“我好后悔,当年救了一个魔鬼!”说完,在薄擎僵滞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她狠狠甩开他,让他重新跌回那个黑寂的深渊。“我不是魔鬼!”薄擎慌了,奋力...

  • 还有倪雨青,疯病是吧,呵,他会撕下她的画皮。“黄芪,让白术去查倪雨青这一年来的所有事情,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薄擎瞎了眼,他这个表兄有义务帮他看清。仲覃守着倪寂然,又让黄芪去熬制补药。黄芪看着那堆少爷私藏的好药材,就是宫里的贵人,要少爷拿出这些,他也要考虑考虑,现在全跟不要钱似的砸到倪姑娘身上。“倪姑娘啊倪姑娘,你可千万要争气啊,快点好起来,然后呢,看看我们少爷,再也不要...

  • 凌恒脸上表情突然轻松,松开她:“睡个好觉,下次见。 谭玉歆觉得他怪怪的,但她着急回家,随便和他打了个招呼,便进了家门。 | 第30章 小泽连续几天下学回家时,都会和谭玉歆说,学堂的哪位同学又没上学。 “真是报应。 谭玉歆忍不住想起凌恒,那日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凌恒,不知道这些事是不是出自他的手笔。 他这是在帮自己出头? 第一次至少凌恒带她一起去了,他做了什么,谭玉歆都能看到。 现在凌恒做这些,她不知情,他也没来找她,tຊ是为什么? 他这是笃定自己会知道...

  • 好似再度感受到匕首刺入心脏的痛苦。 她抬手一指:“给本宫挖,务必要把谭玉歆的尸首给本宫找到!” 就在这时,一道清朗嗓音炸响在我耳畔。 “定安,你在胡说什么?玉歆明明在外游学!” 谭玉歆一转头,就看到了满脸急切的季应礼。 他大步走到她面前,没了从前的尊卑,攥着她手腕的力道疼的谭玉歆皱起了眉。 谭玉歆没有甩开他,吐出的话却锥心:“她就埋在这里,是本宫亲手将匕首送进她的心脏,她疼...

  • 庙外很快有侍卫出现疏散百姓,可那震天的惊呼和议论,哪怕隔上老远依旧能听见。 而侍卫走到谭玉歆面前:“公主,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公主跟我们回宫。 谭玉歆神色平静。 如今万千百姓都目睹了神女像中露出尸体的时刻。 定安的罪责无法再掩藏,就算是贵妃,也无法再只手遮天。 她抬起头,缓缓往前走:“走吧。 皇宫,中和殿。 身穿明黄色龙袍的圣上虎目沉沉...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