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笄这年,她终究还是没能等来接她的花轿小说(慕烟宇文瑾)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及笄这年,她终究还是没能等来接她的花轿

wang 2024-06-11 19:28:52
及笄这年,她终究还是没能等来接她的花轿小说(慕烟宇文瑾)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及笄这年,她终究还是没能等来接她的花轿  赶来的沈连溪和慕烟一起把宇文瑾带回了茅草屋。
  两人站在床边,心底都充斥着复杂。
  沈连溪为他把过脉后,面色有些惆怅:“他气息微弱,有衰败的迹象,像是——”
  “一心求死。”
  “求死?”
  慕烟不解,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想死。
  她轻声询问:“那还有救吗?”
  听到她问,沈连溪有些迟疑:“你不想他死?”
  “当然。”
  慕烟语气带着坚定:“虽然我不喜欢他,也觉得这个人刁横。”
  “但师父你不是说过为医者,当救死扶伤吗。”
  “他是我救的第一个病人,我可不想他就这么死了。”
  沈连溪沉默了一瞬,转身看向她:“好,我帮你。”
  得到想要的回复后,慕烟一张愁容的脸立刻舒展开。
  她拿上草药就去了厨房开始给宇文瑾煎药。
  一晚上,她煎完药后就守在宇文瑾身旁不敢合眼。
  就连沈连溪劝她去睡,她也不肯,生怕宇文瑾出个意外魂归西天。
  直到第二天清晨。
  第一声雀鸟鸣叫传进屋内,宇文瑾才睁开了眼。
  慕烟也被吵醒,伸了个懒腰。
  见他醒了,她自是乐不可支。
  她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他开口:“幸好你没死,不然我罪过就大了。”
  “你晕了三回,我也救了你三回,我……”
  “我死了就可以和她团聚了。”宇文瑾突然打断了她。
  他哑着嗓子,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你为什么要救我?”
  慕烟怔住,视线一凝:“你就那么想死?”
  宇文瑾没有回应,而是躺在床上双目空洞地望着上方,如一具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见他没有反应,慕烟也有点气愤:“你所说的她是你的心上人吧。”
  “你口口声声说着要去和她团聚,这么一心求死也未必是她所想。”
  “我相信她一定不愿看到你这样。”
  这些话像把尖刀在他心脏处刻上血痕,又深又重,无法呼吸。
  他也终于有了些反应:“可我已经无法弥补……”
  “好好活着就是对她的弥补。”
  慕烟轻声开口,眼底有着道不明的情绪。
  说完这句后,她便不再理会宇文瑾,独自抬脚出了房门。
  可刚走到竹桥,骤然间,她头上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
  渐渐地痛入骨髓,更让她站都站不稳,双膝直直地往地上跪。
  一些零碎的记忆也随之涌入她的脑海。
  “烟烟!”
  沈连溪急忙上前扶住了她:“是不是头又痛了?”
  慕烟点点头,在他的搀扶下回了自己的房间。
  吃了他给自己的药后,她才觉得疼痛减轻了许多。
  慕烟调整好呼吸后,抬眸看他:“师父,我的病是不是治不好了?”
  沈连溪握紧她的手,出声安慰:“不会的。”
  “我一定能找到办法帮你医治。”
  他确实也在想方设法,这次外出就是去找寻治病的药方。
  自上次把慕烟从棺材里救出来后,她除了失忆就只剩下头痛的后遗症。
  他不管用了多少药也只能做到压制。
  而慕烟试了太多药,寻常的药草已经对她不起作用。
  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下次病发的痛苦。
  慕烟见他发呆,扬起了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师父?”
  沈连溪回过神,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我去给你煎药。”
  “你好好休息,别再到处乱跑。”
  慕烟乖顺回应,目送着他走远。
  等房内只剩她一人后,慕烟眼皮打起了架。
  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中,她眼前又开始浮现刚刚涌入脑海里的那些记忆。
  可她越想看清,那些记忆就越模糊。
  只能听到一句无比清澈的声音:“烟烟不哭。”
2万+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标语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