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染清赵砚之(许染清赵砚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染清赵砚之)全文最新章节列表

kongkong 2024-04-03 08:32:46
许染清赵砚之(许染清赵砚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染清赵砚之)全文最新章节列表一期综艺录完,许染清的人气再次刷刷地往上涨,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毛毛吸引来的粉,甚至还有粉丝为毛毛成立了后援会。
许染清录完节目,正好赶上了尤翠翠的庭审。
许染清算是证人,自然是要出席的。
尤翠翠主要是私卖委托者行程获利,以及转移委托者资产两个罪名。
法庭上,许染清十分诚实地将当初的情况说了一遍。
律师问,她是否认为尤翠翠是借尤父尤母的名义恶意转移她的资产时,许染清没有犹豫,诚实开口,“以我本人对她的了解,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会将我所有的资产转移走,甚至连我名下唯一的房产也会偷偷卖掉。
不过,法庭是讲证据的地方,我尊重证据和法院的判断”。
鉴于委托者和尤翠翠的特殊关系,最后尤翠翠转移委托者资产的罪名没有成立。
但委托者资产过巨,不适合全部充当尤父尤母的养老钱,法庭最后判决是留五百万给尤父尤母以做养老之用,其余全部如数归还。
但尤翠翠贩卖委托者行程一罪,新星拿出来的证据十分详实,尤远航请的律师辩无可辩。
尤翠翠罪名成立,被有期徒刑一年,全数归还非法所得财产,并处罚款五百万,用于弥补受害人身体及精神损伤,即刻执行。
审判一下来,尤翠翠当场崩溃,拼命捶着被告席的栅栏,疯狂喊道,“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放我回家!放我回家!”
尤远航忙上前安抚,狱警也快步走近,显是要立马押着她进监狱了。
尤翠翠更加崩溃,死死抓住尤远航的胳膊,疯狂摇头,“大哥大哥!救我!救我!我不想坐牢啊!我不想坐牢!”
094在许染清怀里上蹦下跳,“报应!这样的人渣就要送到牢里去好好改造!可惜只判了一年”。
许染清意定神闲欣赏着尤翠翠的丑态,“不可惜,等她出来,你就知道剥夺自由能对一个人造成什么样的摧残了。
何况,你觉得我会安安稳稳让她度过这一年?”
许染清起身正要离开,一只话筒突然怼到他面前,伴随着的是一道因为亢奋声线拉得极紧极高的声音,“尤小姐,看到和您一起长大的妹妹锒铛入狱,您此时此刻的感受如何?”
却是庭审结束后,法庭大门打开,一个记者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溜了进来。
那边尤翠翠也注意到了,就要往这边扑,尤远航和狱警连忙拦住。
尤翠翠却似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命挣扎着,大声喊道,“许染清!你快叫他们撤销诉讼!否则我就把你的丑事全部抖出来!你快叫他们撤销诉讼!”
陪着许染清一起来的冯静和小燕站了起来,“颜颜,你先回去,这里我们来处理”。
许染清本不打算回答记者的问题,见尤翠翠这个样子,反倒被她激起了性子,起身往尤翠翠走去。
冯静忙上前拦她,“颜颜——”
许染清扭头去看坐在前面的邵新,冯静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邵新似笑非笑地,明显是要看热闹,只好让开了。
许染清抹了一把脸,眼泪说来就来,一边小碎步跑一边哭,“翠翠,你这是恨上我了?
可明明是你害我啊,证据都拿出来了,你自己也认罪了。
我都没恨你呢,你怎么恨上我了?”
饶是尤翠翠不讲理,一时竟也无法反驳。
许染清继续哭,“你害了我那么多次,现在都要做牢了,为什么还要害我?
我的丑事?是傍JZ还是其他什么罪名?
你是我的亲妹妹,还是我的贴身助理,你又那么恨我,既然铁了心要害我,那你拿证据出来啊!
我现在正好在法院,证据拿出来,我们直接立案,也省得多跑一趟了”。
尤翠翠被她堵得更加怨毒,脱口喊道,“你和——”
尤翠翠突然哑火,许染清对她虽然没什么警觉心,但因为性格原因和对尤远航的深情,吊着邵新一年,硬是连手都没让邵新摸过,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实锤。
如果非得说什么实锤,只有她给她下药那晚。
但明显地邵新没有得手,她也拿不出证据。
而且就算有证据,她也不敢拿出来。
她要敢把那件事说出来,还不知道要多判几年,邵新更不会饶了她!
许染清抽搭着哽咽,“翠翠,大哥一直说你不懂事,没想到你竟然不懂事成这个样子!
你做错事了就要接受国家法律的惩罚,就要悔改。
你怎么能不想着在牢里好好劳动改造,反而只想着继续编排我,继续害我呢?
你这样下去不行的呀!说不得哪天你又不懂事犯了法,到时候可就不止是一年半年的事了!”
尤母扑了过来,哭得声嘶力竭,“颜颜,算是妈妈求求你,翠翠是做错事了,但翠翠已经知道错了,她还小啊,不能坐牢啊!我求求你放过她吧!”
尤父更是一声不吭地直接给许染清跪了下去,砰砰地磕头。
冯静面色铁青地去拉尤父,尤父哪里肯起来,口口声声喊着让许染清高抬贵手。
许染清伸手去扶小燕的胳膊,做出一副泫然欲倒的模样,哭得比尤母还惨,“爸妈,你们不识字不懂法,不知道,现在要判尤翠翠坐牢,归还非法所得的不是我,是国家法律啊!
就算我说放了翠翠,也没用啊!”
许染清说着向皱眉看着这边闹腾的法官伸出尔康手,“法官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妹妹,不然我爸妈就要跪我,我折不起寿啊!”
众人,“……”
明明他们都哭得很惨,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想笑。
尤翠翠大叫,“许染清,你不要装模作样,你敢说邵总非要告我,不是你在背后吹枕头风?”
许染清,“……”
这可是你给我的机会扇你!
“啪——”
许染清因为业务熟练,打得又快又响,两个押着尤翠翠的狱警都阻止不及。
尤翠翠被打得一呆,随即就要发疯。
许染清恶人先告状,含着泪颤抖指着尤翠翠厉声喝道,“翠翠,从小到大你都欺负我,骂我是克父克母的童养媳,抢我的饭,还打我!
后来你做了我的助理,更是为了一点点钱到处出卖我!
我都说了我的钱随便你花,难道还不够吗?
我都给你二十几亿了,你为什么还要贪那十万二十万?
大哥跟我说,你是妹妹,不懂事,让我让着你。
好,我让着你!
你欺负我,骂我不要紧,可你现在竟然骂到了大哥头上!
你以己度人,天天骂我傍邵总,你是不把绿帽子给扣死在大哥头上不罢休是不是?
我警告你,你骂我可以,欺负我可以,但你敢往大哥头上扣绿帽子,我就跟你拼命!”
许染清说着拼命,却虚弱地站都站不稳,软软往后倒。
小燕忙一把扶住,她年轻热血,这时候哪里还忍得住,高声骂道,“尤翠翠,你再敢满嘴喷粪,我告你诽谤,让你坐牢坐到死!”
尤翠翠就要反击,尤远航见牵扯到了自己,且还不是什么好话,还有记者在场,他哪里敢让两人继续掰扯下去,厉声喝道,“翠翠,颜颜说得对,你做错了事,是法律惩罚你,和颜颜有什么关系,你不要胡乱拉踩!”
尤翠翠向来怕他,不敢再骂,只恶狠狠瞪向许染清。
狱警见她安静下来,怕她再发疯,忙押着她走了。
2万+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