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虫书荒推荐热点小说元姝封千诀-(元姝封千诀)全文免费阅读

tingfeng 2023-06-11 11:30:24 1

如今她已出嫁,不知齐肃伦的差事可否定下。可无论是否定下,元拈觉着以杨翩枝的性子,这事无论如何都会成功。

三叔若受不住定会去寻兄长,他乃长辈,兄长总会给几分薄面。

元招日后会幸福的,甚至怕是会比她同元拟都要好上许多。

明、商二府虽是贵戚权门,但当中烦心事亦实在不少。

便是刚嫁入明家几日,元拈便已对家中妯娌时时都要打那言语机锋、举止行事必要处处小心谨慎的境况感到厌烦。

唯一宽慰之处,便是明十七待她尚算体贴。

元拈抬起头,看向明十七的时候温柔一笑。

明十七伸出手,于桌下将元拈的手牵在掌心中。

他的妻沉默寡言,眸中偶会带着点点伤感,这总令明十七不由自主生出怜惜。

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度,元拈浅浅勾起唇角。

见她面上展现笑容,明十七松开手,心中宽慰。

元拈得到安慰顺势抽出手,执起桌上玉箸。

动作间,露出手腕上戴着的一串粗糙佛珠。

元拈看着眼中微微泛酸。

这是她出嫁前母亲派人送来的,这串佛珠做工粗糙,珠子应是人一点点磨出来的,可虽肉眼看着不够精巧,但她每一颗都仔仔细细摸过。

那些个珠子瞧着平庸,可通身没有一处刺手的地方。

质朴的木头手串戴在元拈手上,同她那一身绫罗绸缎,翠鬟珠钗实不相称,可元拈只有戴着它时,才会感受到一丝平静。

“夫人……”

明十七轻轻唤了元拈,她抬头去见,发觉元姝正满面温柔瞧着自己。

知晓方才应是皇后同她说了什么,可她正在出神未曾听见。

老书虫书荒推荐热点小说元姝封千诀-(元姝封千诀)全文免费阅读

“无妨,只是见三妹妹未曾用什么东西,问问是否不合你口味。”

“合口的,谢娘娘关心。”

元姝轻轻点头,一笑而过不曾追究。

她想着若自己是元拈,怕也难以对自己生出什么姐妹之情。

骨肉血亲,有的人大概也只能“血”亲,而难以情近。

元姝向来通透豁达,不可勉强亦不必勉强之事,便任它由它,随它恣意发展去。

她同元拈虽同出一房,但双方之间的冷淡众人皆知,商蓉瞧了几眼便不放在心上,一心喜欢起元拟来。

“这两对儿小夫妻实是登对,男娃俊秀,女娃娇美,若诞下孩儿不知多伶俐可爱。”

元拈同明十七略为羞涩。

都是新婚的小夫妻,说起这般话语,难免觉着有些羞人。

可元拟却未有什么反应,面色仍自然冷静,不曾扭捏半分。

商十三见状,在桌下轻轻捏了捏她的掌心。

元拟转头看向他,商十三眉尾一挑,好似在说娘子你应做些羞赧之色……

可他未想到元拟竟是在桌下反手按住他,曲起一指在他掌心轻轻写下一个静字。

她嫌他闹腾……

商十三英眸一瞪,气哼哼看着自家夫人,可掌心传来的痒麻之意,却直通心底。

少女掌心温热,商十三想要挣动,却是被元拟轻轻按住。

她的动作很是轻柔,商十三却瞬间老实下来,耳尖染着点点红晕。

男儿大丈夫,如何能跟一个女子计较?她不愿他闹腾,他听话便是,左右晚间无人管他,他可在床榻之上随意闹腾。

想到这几日他二人之间缠绵榻上的瞬间,商十三面色爆红,掌心也灼烫起来。

元拟感受他的体温愈发升高,不由诧异瞥了他一眼。

二人到底是夫妻,他一举一动哪怕一个眼神,她便知这男人在想些什么。元拟睁圆了眸子怒瞪他,商十三瞬间低下头,安安静静吃饭去了。

见他老实下来,元拟方微红着面转开脸。

两对儿小夫妻、四个年轻人的一举一动看似隐秘,却尽展现在元姝同商蓉眼底下,二人对视一眼,齐齐扬起个哭笑不得,却又为她们欢喜的笑容。

“这年轻啊,当真是好。”

她这话一出,四人齐齐面红。片刻后,商十三笑着道:“姑母同皇后娘娘亦还年轻着,怎得说起话来老气横秋?”

他这一句惹得商蓉笑开了花,元姝亦是摸着小腹心下感慨。

再过十几年,或许她的孩儿也会如今日一般,与相爱之人牵着手走到她同沈千聿面前,将这世间最为纯净的情感展现给她看。

只是……

元姝微微一笑。

就是不知腹中这小娃儿,到底是小皇子还是她同沈千聿心心念念的小公主?

第273章折磨

沈时骁出生在冬季里最为寒冷的一日。

怀沈时骁的时候,元姝不曾受半点罪,可未想生产之时竟全都找补了回来。

众人本以为她这胎怀得安稳且又非头胎,八成可顺利生产,可元姝硬是整整撑了两日,方将他顺利生了下来。

那两日的折磨,沈千聿一生都未感受过。

至今他还记得屋中不停传来女子嘶哑低吼,以及痛苦呻吟。

元姝的声音变得陌生,沈千聿罢朝两日未曾吃喝只苦苦等在外面。

他几次想要冲进屋中,却都被万宵拦下。

“圣上进去只会让那些个稳婆担忧惊惧,不仅无法帮到皇后娘娘,还反会添乱。”

沈千聿赤红着一双眼:“那我要如何?只什么都不做傻站在这处等着不成?”

他知晓万宵说得有道理,可沈千聿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的模样。

“圣上……或可为皇后娘娘祈求上天之佑,以庇护其顺利生产。”

沈千聿闻言撩起敝膝直接跪在产房之前。

万宵同院中众人见状,皆齐齐跪了下来。

“尊无二上,今日祈上天降泽以庇吾妻顺利生产,吾愿以余生之年终身茹素,换吾妻平安。”

沈千聿跪地,虔诚祈祷。

他这一生不信鬼神,不畏天地。可自今日起他愿信世间一切神佛,愿生敬畏之心,只要他的妻可以安全无恙。

林葭玥亦跪在院中,地上石砖刺骨冰凉,可所有人都好似感受不到一般跪得笔直。

她看着最前面,那一抹身穿明黄色长衫的男子,忽然有些恍惚。

跪得久了,她双膝疼得不行,转头看了一圈见无人注意她,便索性瘫坐下来。

若元姝无忧,她是坐是躺皆无碍,元姝不会跟她计较,可若元姝撑不过这一关,瞧沈千聿这疯癫模样,怕是她同自己带进宫来的那些个稳婆都够呛能活。

既然活都活不了,她何苦死前受罪?

想到此,林葭玥将身上的厚重大氅铺在地上,安稳坐着等待结果。

耳边是男人絮絮叨叨错字连篇的念经声,林葭玥听着那笨拙但赤诚的声音,心中渐渐平缓下来。

她望着沈千聿的背影,心中酸涩。

往日她嘲笑古人不懂爱情,可如今瞧着,人家如何不懂?

不懂的是她才对。

脑中闪过封行简的面庞,林葭玥眨眨眼将之驱赶出自己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优美散文

最新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