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言锦集大全

当前位置: 桔子美文网 > 格言锦集
  • 天地间,在一瞬,好像只有了雪落的声音。翊晏感受到,胸腔里,一颗心不受控制地狠狠跳动着,没有节律可言。就连念翘的声音落在他耳畔都只觉得回音阵阵。见翊晏没有反应,念翘眉头轻蹙朝他挥了挥手。“你可是病了?脸色如此苍白。”翊晏回过神,收回自己的眼神,深觉自己是真的病了。他觉得自己当真是越发奇怪了。“无事,想来你在凡间修养了好一阵了,按说身子该爽利多了...

  • “那你怎么回的?”“不回了,不想回。”交往三年,到确定自己放弃张源,仅仅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她是爱他的,但似乎在张婉秋那浓烈的情感面前,自己的爱都变得虚无缥缈了起来。她理解张源,却不代表能够坦然接受他的所作所为。“以后也别再提他了。”闵知鸢嗤笑一声。……尽管已经入秋,温度依旧只高不低。虽然穿着宝蓝色的无袖短衣,但高领的款式在穿着夏季校服的学生群体中依旧扎眼。闵知鸢在一中校门口踮脚往里探着,全然未发现...

  • 只有云水湾是她自己的房产。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云水湾别墅的车库里。少年将姜澜语从副驾驶扶出来,两人动作亲密。姜澜语的手搭在他胸前,忽然就摸到了硬硬的肌肉,没想到小弟弟看着瘦弱,竟然这么有料。她问:“你叫什么名字?”“姐姐,你终于想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叫白祁。”说完还补充一句:“真名。”“那白祁,你有喜欢的人吗?你是处男吗?”两人走着进屋,姜澜语又问。虽然是一夜情,但还是要先问清陆。白祁搂住她的腰,...

  • 她镇定自若的走向南明帝,接着向安公公要来丝帕搭在他的手腕上。而后拈起手指搭上南明帝的脉搏,用心查探他的脉相。稍倾沈天娇皱起眉头收手扯下丝帕,措辞着该怎么说才不会伤了皇上的自尊。南明帝见她眉头紧皱,心里咯噔一下,迫切的问道:“朕的脉相如何?”沈天娇无奈的道:“皇上请恕臣女直言,您的脉博微弱,且脉细数沉迟无力。此乃肾虚之兆。”她就说嘛!皇帝有上百的太医为何要召她来看病。...

  • 岸边哭声连天,是逝者的亲人在落泪。雾蒙蒙的天色更是让这一场景深深的烙印在了谢淮然的心里。“季营,您来了。”还在指挥的下属见到胡子拉碴的谢淮然怔了下。平时的谢淮然可没这么糟糕凌乱的时候啊。“怎么样?”谢淮然注视着波涛汹涌的海面,发出嘶哑的声音,喉咙像是被石头堵住一样,痛的要命。“报告,5人逃生,十人遇害,十人不知所踪。”下属敬礼,露出遗憾难过的表情。谢淮然闭上眼睛,疲惫至...

  • 不用想,孟婳都知道温母一定教育他了。但状可不是她告的,她也没心情和温云霆吵来吵去。孟婳抖着腿下床,意识逐渐回笼,只想先离开暖香楼。从应酬结束到现在,她只睡了五个小时,必须回家补觉。陆诏没在暖香楼,她向前台打了招呼,便虚弱的离开。她先是去了一趟银行,把温云霆打给她的钱取出,存在自己的账户里。随后,她又把新办的银行卡号发给陆诏。对方很爽快,一次性打了一百万。拿到...

  • 宁筱筱的动作虽然细微,可抗拒的态度十足。宁筱筱推拒他的手,男人还真的松开手。她拢起衣服跌跌撞撞逃离。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和一个疯子妥协。男人像是被激怒:“筱筱,你该明白的。”“一个人,求而不得太久,他的欲望不会消失,而是越渐积累,随后——”“堕落成魔。”话落,他一把拖住宁筱筱的脚尖,把人一把按住,随后肆意吻了过来。这个吻带着酒味,甜腻黏糊。男人霸道不已,宁筱筱被强迫着喝下了不少酒。却又不像是酒。...

  • 宋月歌顿时变了脸,抬手一巴掌打在卫婠宁脸上。她厉声喝斥:“贱婢,连伺候人都不会,来人,把她拖下去杖责三十!”卫婠宁只觉胸口猩甜再度涌了上来,她忍了又忍。紧接着,几个太监从殿外走了进来,强行把她拖到了拖到庭院。天空飘着白雪。沉重的棍棒一下一下挥到身上,卫婠宁喉间的血忍不住喷涌而出,染红了身下的白雪。良久,三十杖刑完。卫婠宁像尸体一般被太监扔回宫女住处。还没等她缓口气,管事的嬷嬷猛然推开门闯进来:“陛...

  • 】   【她的十八线艺人可以滚蛋了哈哈哈哈哈……】   这时,镜头前的男人,神色冰冷地瞥了地上的女人一眼,嗤笑:“钥匙五块钱一把,你配吗?”   ok!   完事儿!   郁思涵一秒松开男人的小腿,收起眼泪,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后迅速退后,离傅凌琛至少十步远。   这一刻,郁思涵甚...

  •   她明白了。   宋乐凯是故意这样活跃气氛的。   他怕她不自在。   叶小糯落座,年夜饭开始,三人有说有笑,气氛温馨美好。   宋老爷子一身喜庆冬季唐装,坐在首位,正和叶小糯说悄悄话。   女孩听得一脸认真,时不时的点点头,似乎对宋老爷子说的话很认同。   宋乐凯瞧着,放下手中筷子,“爷爷,小糯妹妹,来,我们一起拍张照。   五分钟后,一条新年朋友圈编辑完毕,宋乐凯点了发送。   他快速消灭完碗里的饭菜,对还在听...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精选格言锦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