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文章

  • 黎佳茵瞳孔紧缩,心跳仿佛停滞了一瞬!这个声音,她一辈子都忘不了。是傅厉州,上辈子绑走她,折磨她致死的人!傅厉州手中的刀划在黎佳茵苍白的脸蛋:“可惜了,只能借你的命一用,助我离开京海。”他身后的小弟疑惑问:“老大,一个女人,真的有用吗?”傅厉州勾唇一笑:“她可是应怀念最疼爱的女人,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宝贝?疼爱?黎佳茵看了眼她旁边战战栗栗的段衣衣,自嘲一笑。她很想告诉傅厉州,应怀念真正疼爱的人是谁。...

  • 一直到晚上,应怀念都没回来。黎佳茵看着完工的秀禾扇,脸上难得有了笑意。这一世,她的悠苒总算嫁给了所爱之人,一定会幸福一生。突然,手机在桌上疯狂震动。黎佳茵心里一咯噔,连忙接起。“佳茵,不好了!应怀念举报你爸偷吃回扣,已经被警方带走了!”...

  • 夜风呼啸,带着深秋的凉意。黎佳茵窝在阳台,望着天边冷冷弯月,孤单背影与夜色融为一体,生出孤寂。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那这一世,她和应怀念的结局又会是怎样的?不知道坐了多久,希姐悄声给她披上毛毯:“别吹冷风,小心寒气入体,将来难怀宝宝。”“宝宝?”黎佳茵心猛地一揪。她哪里有福气会有自己的孩子啊?上辈子,不管她吃多少药,都没有怀孕。后来才知道,应怀念每次事后,给她倒的牛奶里都加了避孕药!那一瞬,...

  • 原来上辈子的自己真的有这么嚣张跋扈啊,那确实是让人可恨。可她始终忘不了,把她变成这样的恶人的人是那个叫应怀念的男人!好在,经纪人还算是清醒的。又说了一句:“衣衣你听我的,你们进房间去说,我守着门外。”段衣衣这才听进去,拽着红肿了一边脸的黎佳茵进了房间。关上门后,黎佳茵也没有继续装了。她从不会让自己吃亏,刚才不过是借用一下监控器罢了!在段衣衣还没反应过来之时,直接过去了给她重重的一巴掌,这一巴掌,可...

  • 吃过的亏太苦了,所以这才学得聪明了些。“快吃吧,等下凉了,等下还麻烦你给我化个适合我的妆造。”小姐姐爽快的答应:“没问题!”两人花了十多分钟,吃完了碗里的云吞,黎佳茵又去重新洗漱了一下,这才开始准备化妆。她的皮肤很好,白皙透亮,还很有气色,真真算得上是瓷肌一样的皮肤。“叶小姐,没想到你的皮肤这么好,让人好生羡慕啊。”闻言,黎佳茵抿唇笑了笑。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什么感受。当初,正是因为这张脸,才得到应怀...

  • 黎佳茵点头,那里面的却是我,但是是上辈子的我,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临海市了。而她就是这个名字,这个长相,还有了一个对她好的男人。但她的确有上辈子的记忆。因为经历过重生,所以黎佳茵也就没有那么在意了,只要自己好好活着就行。她本来是想要希姐回来,但是希姐说,在那边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但希望她一切都好,要是有问题还是可以找她,她会在远方祝福着她。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很多,双...

  • 这一局,很明显赢面是黎佳茵。 出了电视台大厦。 两人上了车,可是霍言琛的脸色特别难看,一路上,开着车都不说话。 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黎佳茵望着男人沉着的一张脸,试图打破尴尬,率先开口。 “言琛,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可话落,霍言琛还是沉着一张脸,也没有说话。 黎佳茵抿了抿唇,大致猜到了什么,想要...

  • 可是现在黎佳茵都死了,她要怎么比,怎么比得过一个死了的人。 段衣衣心中突然特别有些空落,就像是呼出的气都打在了棉花上,沉甸甸的。 这时,林秘书走了进来,表情严肃:“沈总。 两人去了书房,只剩下了段衣衣一个人。 她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吼腔里布满了苦涩。 以前就算应怀念是装的,可是也会回头对黎佳茵说一句:“我去书房谈点事,等我回来。 可是现在,这个人换成了她段衣衣,应怀念一个字都不曾留。 就这样径直去了书房。 ...

  • 一时间,大家争讨的对象瞬间变成了男人。 隐在人群中的黎佳茵笑了,这笑是给女生也是给自己。 如果当年,她能有一半这女生的勇气,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发生。 那她的家人就不会惨死。 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人生也没有如果。 收起这些心情,黎佳茵继续朝前走着。 走过江边,也走过繁华的步行街,居然发现大多数人都是结伴而行的,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显得有些寂寞。 突然间,很想霍言琛。 她看了看手机,已经到了中午,不知道他到了没有。 正要给霍...

  • 女人脸上的红肿,让他恨不得立马掐死这个叫段衣衣的女人,他都舍不得黎佳茵流一滴眼泪,这个恶毒的女人凭什么…… 想到这,霍言琛抬起巴掌就要落在段衣衣的脸上。 “言琛!”黎佳茵立马叫住他。 本来这件事就是自己的事,她不想把霍言琛扯进来,也不想他被大家关注。 虽然她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可是,她舍不得。 黎佳茵走上前,拉住男人的胳膊,柔声的说:“她不配,别脏了你的手。 此话一出,段衣衣更加气愤了...

最新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