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落主神为快穿:专业拯救黑化圣父的小说叫什么-最新小说快穿:专业拯救黑化圣父全文阅读

wang 2024-06-11 23:12:33 1
姜落主神为快穿:专业拯救黑化圣父的小说叫什么-最新小说快穿:专业拯救黑化圣父全文阅读  研究所看起来一切如常,和姜落那边的没什么两样。
  但是,扶桑对这里可熟悉极了。
  从步入这里面的一瞬间开始,他的身体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发冷,眸色也越来越深,最后窗外的月光透进他的眼底,只让人觉得那像极了没有一丝光亮的深海。
  以前在研究所经历过的种种飞快地在他的脑海里闪现,最后,他的眸色彻底平静下来。
  已经是两辈子的事情,可他却觉得这里熟悉得就像是昨天才来过。
  真恶心这些人。
  他嫌恶地回眸看了一眼研究所长休息室的方向,脚步没有停下。
  他径直走到了研究室窗户旁边,这个看起来很起眼,但实际上没有任何人会平白无故注意到的地方,在上面随便点了点,白色的墙面就浮现出了类似于电脑的电子面板。
  如果说他之前还只是怀疑,到这一刻,基本上就是已经确定了。
  这里,绝对还有他的族人存在。
  扶桑抿了抿唇,眸色越来越凉,轻车熟路地输入了密码。
  这个外人不可知的研究室还是上辈子他呆在这里时候的模样,半点都没有变化。
  月光从布满了高压电网的窗口溜进来,在冰冷的地板上滑动。
  看起来,就像是人类的电视里拍的监狱场景。
  确实也是监狱。
  唯一跟上辈子他在这里的时候不一样的就是,上辈子水箱那边只有他一条鲛人,而这辈子……
  有三条。
  它们可能强烈地反抗过,身上到处都是伤痕,腥红的血液从狰狞的伤口中流出来,把周围的调制海水染成红色。
  绸缎一般的长发现在变得宛如枯草,跟身上缠绕的冰冷铁链交织在一起。
  其中有一个察觉到了这边开门的动静,可能以为是那些卑贱的人类,眸色淡漠地看过来。
  只是一眼,像是确定了不是自己的同族,他又恹恹地垂下了眸,好像对自己接下来的残忍遭遇已经司空见惯,丝毫不关心。
  扶桑额角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火气从心底突然升起,他又恨又怒,还怨。
  人类……!!!!
  他死死地抿着唇,然后打开了研究室的灯。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三条鲛人都不太适应,睁开了眼睛,其中一条鲛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另一条蓝色尾巴的鲛人只模模糊糊地朝着他看了一眼,像是确认他有双腿,嘲讽地笑了笑,然后背对向他。
  最开始看了他一眼的红尾鲛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咳了几声,再次看过来。
  然后,他惊住了。
  鲛人的瞳孔猛地放大,明显是认出了他,但是看着他身下独属于人类的双腿惊疑不定,一副不太敢相信的样子。
  直到扶桑把高压水箱对鲛人语言声频的屏蔽系统关掉,用鲛人语说了两句话:“你们,为何在这里?”
  红尾鲛人猛地挣了挣铁链,却发现还是挣脱不开,只能拼了命地往布满了高压的玻璃上面贴。
  因为动作剧烈,他身上的伤口再次被挣开,血液又流出来,他却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一样,疯了似的朝着扶桑又哭又笑。
  ……王!!!
  是他们的王!!!!
  王来救他们了!!!!!!
  扶桑手指微微蜷了蜷,低声开口:“可以说话。”
  红尾鲛人愣了愣,然后沙哑得不行了的声音才从水里传出来:“王……”
  “王……你终于来了,我们……我们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它语无伦次地哭诉,圆润的,甚至夹杂着血丝的珍珠不停地从他的眼角滑下来:“他们把我们关在这里,暗无天日……”
  “狡猾可恶的人类,他们……他们知道在海上很难直接捕捉我们,就利用我们的族训……”
  “魂归于大海的先祖说,人类跟鲛人同源,都是大海的孩子,所以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尽可能的伸以援手……”
  “这些卑劣的人类……他们就在我们领海佯装溺水……我们三个都是他们用同样的方法捕捉上岸……”
  “他们在我们身上,尽情施加各种折磨,”鲛人沙哑的声音开始哽咽,“王……先祖说人类和我们一样,都是大海的孩子,为什么他们……”
  扶桑没有说话。
  这一切,就算是红尾鲛人不说,他也知道。
  上一世,他也是人类用同样的方法骗到岸上,甚至在最开始,人类都没有用那些带电的东西束缚他的行动。
  他们只跟他说,他们要返程了,最近的天气好像都不太好,他们害怕再次遇到大风浪,他就同意送他们一程。
  结果这一送,就把自己送到了这些人类的研究所。
  “……王,你要带我们回到深海……如果不能,就带上我们的骸骨,告诫同类……”
  “人类,是大海的背叛者!!!!”
  这句话说到后面,他的声音猛的加大,听起来好像都在泣血。
  最后一颗从他眼角滑下来的珍珠,已然变成了血红色。
  扶桑直视他的眼睛,语速低缓而镇重地回答他:“我会的。”
  会带你们离开这里,重回深海的怀抱,并且。
  绝不会放过造成这一切的人类。
  他深吸了一口气,好一阵,才把几乎就要溢出来的恨意又压下去。
  扶桑看向了旁边的另外两条鲛人,还没开口,状态稍好的蓝色鲛人就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眼里带着讥讽地转头面向了红尾鲛人:“赤尾。”
  “我看你是已经疯了魔了,你没看见这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吗?”
  赤尾微微一怔,然后语气强烈地反驳:“不是的,他就是王,在深海的时候我见到过他,我认得的。”
  “他就是王,他从深海来救我们了!!!!”
  蓝色鲛人嘲讽地笑:“王?”
  “我们鲛人的王可是没有双腿的!!”
  “人类那些实验是怎么愚弄我们的,你都忘了吗?他们的科技发达,破解我们的语言,装成王的样子,你就认同了?!”
  “我看他就是想要从你我嘴里面得到更多族人的消息,以此哄骗更多无辜族人到他们的手里!!!!”
  赤尾惊疑不定地看着他,过了好一阵,才像是想起了什么,说服了自己:“不,亚特,我认得王的气息,就是这样的!”
  瓦特的眸色更冷:“那就更可怕了。”
  “你忘了吗,在深海的传说中,鲛人怎么样才能生出双腿?!!”
  在传说中,鲛人,只有真心痴爱一个人类,尾巴才会变成双腿,和人类长相厮守。
  赤尾彻底怔住,嘴巴微微动了动,看起来像是想要为扶桑辩解,但是却又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理由。
  最后,他只能双目无神地看着扶桑,沙哑的嗓音绝望极了地开口,“王。”
  “你能告诉我,你的双腿是怎么来的吗?”
  扶桑嘴唇稍微动了动,没有说话。
  怎么来的?
  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但是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却十分明显地闪过了女生宛如月牙的眉眼。
  并且……
  没有厌恶,他甚至清晰地知道自己的族人对身为人类的姜落肯定怀有恶意,他还想把对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赤尾眼睛里面的失望越来越浓厚,他呐呐了一声,“你是对的。”
  然后就不说话了。
  一时间,研究室静了下来。
  但很快,从外面响起来的众多杂乱的脚步声就打破了平静。
  扶桑和几只鲛人瞬间警惕,朝着门口看过去,果然,没一会儿就进来了衣冠不整的几个人类。
  所长一边穿衣服,一边骂骂咧咧:“我草,我就知道有什么不对……”
  “新的鲛人还没有到手,这几只千万不能出问题!!!安排守夜的人呢?!!”
  守夜的人唯唯诺诺地跟在他后面:“所,所长,我这不是看着这几条鱼都快死了吗?想着肯定是翻不起什么大浪的……”
  跟着,他们的目光落到现在实验室正中央的扶桑身上,不约而同地一愣。
  然后有人失神地低声开口:“我怎么觉得这人长得有点像姜落手里面的那条人鱼呢……”
  “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想起这种眼熟的感觉是从哪儿来的了,好像确实是……银白色的长发,瞳孔……但是他有双腿……”
  “醒醒!”有人骤然回过神来:“你们别被他蛊惑了!不管是不是那条人鱼,他半夜站在这里就是有问题!!”
  “抓住他!!!”
  众人瞬间反应过来,然后蜂拥而上:“说得对!”
  “研究鲛人这件事情不能让外界知道!!!”
  他们为了防止研究所里面的鲛人暴起,身上基本上都是随身带着电棒的,这会儿开着电就想往扶桑的身上招呼。
  赤尾看着几乎是条件反射,就想起来了那个闪着电光的棒子打在身上的感觉,失声提醒:“小心!!!”
  亚特听见声音朝着他看过来,赤尾愣了愣,又默默地闭上了嘴。
  但就算是这样,他的视线却还是自己都克制不住地往扶桑身上飘。
  这个人十有八九是他们的王,虽然不知道他的双腿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已经背叛了他们。
  但是,那终究是他们的王。
  他们是知道那个电棒的威力的,现在身上被灼烧的那些伤口,有好多都是因为他们反抗被电棒打的,他们的王在海里虽然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但这始终都是人类的地盘……
  但很快,他就收回了满腔担忧。
  虽然扶桑对这两条新腿着实还不太熟悉,最多也就能走几步路,但他终究是海上霸主,都能单挑鲨鱼群,这几个人类自然不在话下。
  没几分钟,那些电棒冲上来的人类就躺了一地。
  啊。
  真的好帅。
  不愧是她家白月光。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在暗地里观察着这边的姜落表示胸膛里面的那只小鹿都快自己撞死了。
  系统:【……】
  这搞得就像是地上躺的那群不是你的同类似的。
  姜落不以为意:“他们本来就不是我的同类。”
  系统一颗电子心一凝,下意识地开始回想。
  这疯批玩意儿实力爆表,拿着那把黑漆漆的铁剑看着就渗人,之前在校园世界还好,徒手虐的都是人类,但是在这个位面,位面意识承认的最强者扶桑在她面前都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它到底是从哪儿认定她是个人类的?!!!
  谁家人类这么牛逼?!!还能绑架系统的?!!
  但是很快,它就又听到了自家不靠谱的宿主的声音:“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家哥哥是鲛人,那我自然也就是鲛人咯~”
  逻辑链十分完美。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系统:【……】
  行叭。
  006把注意力转回研究室内,眼看着披散着银白色长发的鲛人眸色冰冷,眼睛里面满是杀意,就要把人给弄死了。
  【!!!!!】
  【宿主!!!救人!!!!!!死人了你家哥哥你家白月光就得没了!!!!!】
  吵得耳朵疼。
  啧。
  姜落眼疾手快地给它禁了言,然后才慢悠悠地应了一声,抢在扶桑扼住所长脖颈的手越收越紧,眼看着所长就要断气之前出声:“够了叭。”
  扶桑动作一顿,他一听声音就知道就知道来的人是谁,都没有抬眸看。
  另一边的两条鲛人却跟着看过来,赤尾眼睛里面满是警惕:“你是谁?”
  姜落直接没有理他。
  慢悠悠地踱步到了扶桑的旁边:“气消了就行了,人就别杀了叭。”
  赤尾气急,尾巴上的鳞片都炸了起来:“你是谁?!!凭什么这么跟我们王说话?!!”
  “王!!杀了他!!他们诱骗我们这么熟练,族人里面肯定不只是我们这几只受害者!!!”
  “王!!!他们是海洋的背叛者!!!为族人们报仇!!!!!”
  “……”
  姜落顿了顿,捏了捏耳朵,然后一脸无辜地看向了自家白月光:“哥哥,他说什么呢?”
  有点子吵。
  没想到这种生活在海里面的物种都能吵成这样。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扶桑:“……”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赤尾,意简言赅:“我要杀了他。”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