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薄言温念念(温念念厉薄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厉薄言温念念最新小说_笔趣阁(温念念厉薄言)

wang 2024-06-11 17:53:43 1
厉薄言温念念(温念念厉薄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厉薄言温念念最新小说_笔趣阁(温念念厉薄言)  【温念念:晚霞中的舞蹈训练室.JPG】
  【温念念:先生,我好喜欢,真的真的好喜欢。】
  【温念念:先生,我等你回家。】
  温念念发出最后四个字,然后一下锁屏关上了手机。
  明明没有任何羞人的字眼。
  就只是简简单单“等你回家”这四个字,就让她脸上又变红了一些。
  因为此刻的她,就像是被迫分开的新婚小娇妻一样。
  心心念念的,等着丈夫早点回家。
  唔唔唔。
  就这种感觉,是最羞人的。
  ……
  千里之外。
  厉薄言这次出差的地方,是在北欧。
  北欧是一个没有春天的地方,一年四季都是严寒的天气。
  厉薄言的身上,是跟严寒天气一样的高冷气场。
  如果不是实在推不掉,他才不愿意离开温念念,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飞机刚刚落地。
  厉薄言穿着黑色风衣走出机场。
  一米九几的身高,哪怕是在平均身高地表最强的北欧,厉薄言在人群中还是毫不逊色。
  黑发黑眼,反倒成了他跟周围人不同的标志性特征。
  风衣口袋里发出手机信息提示音。
  厉薄言拿出手机,眸光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
  这一眼,让厉薄言陡然停下了脚步。
  紧跟在厉薄言身后的助理陈明,差点一头撞了上去,不得不急急忙忙的停下站稳。
  “厉总,怎么了……”
  陈明紧张的询问,却只看到厉薄言拿着手机,神色慎重的点开了屏幕上的信息。
  下一秒。
  陈明看到素来不苟言笑的高冷BOSS,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神色。
  厉薄言看到了温念念发来的照片。
  夕阳,木地板,舞蹈训练室。
  温念念说,她好喜欢,真的真的好喜欢。
  厉薄言点开照片,放大。
  他看到的不仅是舞蹈训练室,还从镜子里的反光里,看到了一个纤细窈窕的女孩。
  她坐在木地板上,曲着腿,拿着手机,专注的拍照。
  举起的手机挡住了女孩的脸。
  但是厉薄言还是能透过模糊的影像,看到一张娇软甜蜜的美丽脸庞。
  她在笑着,笑容灿烂如花。
  像是落入人间的天使。
  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厉薄言就这样静静的伫立着。
  【厉薄言:好。等我回家。】
  厉薄言发完信息,又长按照片,将图片保存下来。
  他点着手机屏幕,还操作了一些什么。
  等厉薄言放下手机,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黑眸深处的那一抹温柔,早已经被藏了起来。
  “陈助理,将所有的会议全都缩短一个小时,取消午间用餐。”
  “……是,是厉总。”
  陈助理震愣的回不了神。
  厉薄言的心,已经归心似箭。
  ……
  地球的另外一边。
  捧着手机等消息的温念念,可以说是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厉薄言的回复。
  她说,等你回家。
  他说,等我回家。
  一字之差。
  却是他们对彼此内心的呼应。
  温念念还发现,厉薄言换了头像。
  不再是之前那张黑漆漆,什么也没有的纯黑图片。
  而是换上了她刚刚发给厉薄言的那张。
  厉薄言选择了照片角落里,沐浴在夕阳下的女孩。
  因为放大图片的关系,画面的像素不是很高,看着有些模糊。
  但是这层模糊,恰恰给人一种朦胧的油画质感。
  少女和夕阳,仿佛要融为一体。
  ……先生这是拿她的照片, 做了微信头像?!
  温念念点开头像,一次一次的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点。
  戳着手机屏幕的指尖,突然的一烫。
  ……
  在厉薄言出差之后,紧接着是周末。
  温念念不用上学,也不用外出去舞蹈教室。
  她现在可以在家里,在独属于她一个人的舞蹈训练室里,尽情的跳舞。
  温念念大半的时间,都在三楼的舞蹈训练室里。
  其他的时间,则拿来想厉薄言了。
  这天中午。
  温念念坐在餐厅里吃饭。
  每低头吃一口菜,就会忍不住抬头看一眼对面空荡荡的位置。
  好不容易咽下了最后一口饭菜。
  唐管家送上了餐后水果,并告诉了温念念一件重要的事情。
  “太太,下周是少爷的生日。”
  生日?!
  温念念飞快的一抬头,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唐管家料想到了温念念的反应,相当的处变不惊,又说道。
  “过了这个生日,少爷就三十岁了。”
  先生今年才三十岁吗?
  温念念秀气的眉毛,轻轻的皱了皱。
  对于厉薄言年龄的误解,倒不是因为厉薄言长相老成的关系。
  恰恰相反,厉薄言的长相十分英俊出色,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
  但是厉薄言在京圈里,出名太早。
  人人敬畏,纷纷喊一声“狠厉佛爷”。
  当“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很年轻的人。
  而且厉薄言还在手腕上戴一串黑色的佛珠。
  佛珠,也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喜欢的东西。
  所以流言蜚语,传着传着……
  厉薄言的年龄,就变得飘忽不定了。
  甚至还有没见过厉薄言的人说,他已经有四五十岁了,都是一个老头子了。
  谁能想到。
  这么一个让人人人敬畏的狠厉佛爷,竟然还不到三十岁。
  温念念听了后,也是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她突然又想起了一件小事情。
  是发生在不久之前,他们在民政局领证的时候。
  当时她和厉薄言,分别填写了自己的表格。
  在检查确认的时候。
  厉薄言突然将身份证和表格,都塞进了温念念的手里。
  他说道,“你检查一遍,别填错了。”
  温念念当时傻乎乎的,也听不出厉薄言的言外之意。
  厉薄言说让她检查,她就认认真真的检查。
  将身份证上的号码,跟表格里填写的数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对比。
  确认无误之后,乖乖的放到厉薄言面前。
  温念念当时什么话都没说。
  厉薄言的嘴角,却是不着痕迹地紧tຊ了紧,好似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温念念那时因为要领证,所以整个人都太紧张,没怎么注意。
  如今想起来……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标语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