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清然霍瑾淮)霍瑾淮许清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清然霍瑾淮(霍瑾淮许清然)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wang 2024-06-11 17:46:38 1
(许清然霍瑾淮)霍瑾淮许清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清然霍瑾淮(霍瑾淮许清然)小说结局免费阅读正认真做笔记的霍瑾淮被忽然点名,一时大脑短路,心想肖主任与周铭神通广大,怎么会知道她中午跟谁吃饭?
“卓总或者张律师有透露消息吗?”
霍瑾淮摇头,中午全程就听林之侽在爆料她的糗事了,什么正经的事也没谈到。
肖主任失望地摇头。
一旁做资产重组的陈律师说到
“肖主任,人际攻坚相关的工作,应该让嘉佳去,瑾淮太乖,别人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在卓总面前,恐怕话都说不利索。”
陈律师一语中的,肖主任抬头又打量了一下嘉佳。嘉佳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自然是远胜过霍瑾淮的,但嘉佳又稍浮躁,去小项目没问题,去卓远这样的大项目,就怕适得其反,引起许清然的反感。
嘉佳早想参与到卓远科技这个项目来,这会儿一听到她的名字,立即来了精神,主动请缨:
“肖主任,我没问题的,我一定会谨慎再谨慎,绝不辜负大家。”
经过上次食品的项目,霍瑾淮对嘉佳已无任何好感,亦是时刻戒备她,坦诚说,并不想与她共事,如果佳嘉也加入到卓远这个项目来,将来不知又要做多少替她收尾或补救的工作。
肖主任反复打量着嘉佳与霍瑾淮,沉思了片刻之后说到
“这样,以后外联等工作交由嘉佳来做,相关的报告,合同审核,起草文书等工作,由霍瑾淮负责,希望你们相互配合,好好合作。”
肖主任这个安排很合理,很多外联的工作,不方便她亲自出面,就必须要找嘉佳这样擅长的助理来完成。霍瑾淮虽知道这个安排很合理,但不免心情沮丧,开始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她不擅长社交,甚至有一点恐惧社交,到底适不适合做这一行。
当初一毕业时,她选择去企业做法务正是因为考虑到自己的社交能力欠缺,做了三年法务,才发现,要与企业各个部门沟通同样需要很强的沟通交流能力,她从开始的磕磕巴巴慢慢锻炼,终于锻炼好了,这才有勇气跳进律所。
然而只是一个项目,又让她原形毕露了。
这样自我怀疑以及低落的情绪持续到下班回家,见到家门口的许清然时,心里不由怪他这个罪魁祸首。
“上午找我要说什么事?”许清然指的是上午她在微信里指的私事。
“没事了。”她原本想针对昨晚的态度道歉,但现在觉得没必要。
“心情不好?”许清然问。
霍瑾淮不回答,径直拿着钥匙开门。
许清然握住她拿钥匙的手,迫使她转身正面面对他,继续问
“因为我让张律师来接你的资料生气了?”
霍瑾淮原本并不想迁怒于他,但他既然提了,她便真生气了
“不敢,卓总是高高在上的甲方,想怎么对我们这样微不足道的乙方是您的自由,哪敢劳烦您亲自接我的材料。”
“我没接你的资料,被你们肖主任批评了?”他问。
许清然叹了口气,把人揽进怀里
“卓远科技最终会选择哪家律所进行合作,一定是综合评估后的结果。并非我不想给你答案,而是我目前也还没有答案。你们肖主任专业能力,过往经验无疑很合适,但与她旗鼓相当的律所亦有不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哼,老狐狸,霍瑾淮一点也不相信他的话,接触了这么多律所,她不相信他心里会没有偏颇?不愿意跟她透露真实想法罢了。
不过以两人的关系,他确实没必要跟她说真话。于他眼中,她不过是一个能满足他生理需求的女孩而已。
那她为什么允许他每次不请自来她家呢?似乎理由是一样的。
两人都只是为了满足彼此需求,所以他确实没有理由跟她讲真话,而她亦是没有理由对她发泄情绪与不满。
她向来理智,理清楚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之后,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去放纵,去享受。
见她情绪逐渐平稳下来,许清然揉了揉她头发,然后转身进厨房准备晚餐。他今天做的主食是黄金炒饭,饭质软绵有清香;主菜是蜜汁酥皮虾,肉松茄子煲,时令蔬菜;甜点是草莓甜橙布丁。总之不一会摆上桌,堪比酒店大厨。
霍瑾淮已洗完澡,坐在餐桌前也不客气,小口小口吃起来,很满足,心里不由地想,就这么保持长久的关系也不错,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她都是赚到了。
吃完饭,许清然继续负责洗碗清理的工作,然后再去洗澡,出来时,霍瑾淮如上回那样,依然窝在沙发上看法制节目。
他过去把她拽在怀里一起看,有了上次不愉快的经验,这次两人都不再讨论节目的内容,就依偎在一起安静看着。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电视上放着法制节目,客厅沙发上又是另一番景象,嘈杂的节目声不时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两人都很满足,在这方面和谐契合得让她惊讶,因为她问过林之侽或者也看过林之侽的评论区,知道女方并不是每次都能达到极致,然而她却是每次都能到达。
许清然再次留宿她的家中,深夜里,霍瑾淮已忘记许清然要了几次,她只是昏昏沉沉地配合着,他在发疯,她也同样疯。
发疯的结果便是第二天早上险些迟到,许清然执意要送她去律所,她便也不推辞,因为全身都感觉酸疼,脚也软,不想动。
在路上时,许清然把车停在路边,一路小跑去便利店给她买了牛奶与面包递给她,
“抱歉,早上睡过了,没做早餐。”
“谢谢。”
霍瑾淮怕被同事看见,所以隔着一个路口就让许清然放下她,但许清然坚持把她送到地下车库,并且体贴说到
“这辆车我平时不开。”
言外之意便是没人能认出是他的车,叫她放心。
霍瑾淮乘电梯到律所时,忽然想起他这句话,便觉得好笑,两人怎么像是在偷.情呢,不过也差不多。
到了律所,嘉佳拎着包正往外走,她喷了很清新好闻的香水,头发也特意打理过,妆容更是无可挑剔的精致,不用猜,应该是去卓远科技。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