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祁云渊温琉璃)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

xiaoy 2024-06-11 17:16:24 1

  这一刻,沈阙分不清现实与梦幻,他也不想分清。

  他将她一把抱在怀中,一种寻求依偎的姿势,嗓音暗哑:“温琉璃,你真的死了吗?”

第13章

  边关,云来镇。

  云来镇是民风淳朴的小镇。

  虽在边关,刚饱受战火的席卷,可很快就恢复了生机。

  街边,许多做小生意的摊贩。

  这时,一个身穿月白长袍,扎着高马尾,看起来温和飒爽的男子上街。

  摊贩们都和他打招呼,并奉上了自家摊子上的食物和首饰。

  “温将军,您来了。”

  “温将军,又来看您妹子了。”

  “这个您拿着,您妹子肯定喜欢。”

  被称作温将军的男子将这些东西都收下了,最后来到了药铺。

  药铺掌柜照常将他需要的药拿了出来:“温将军,这是您的药。”

  “多谢掌柜的。”男人付了钱,拿了药便走了,声音温润如同玉珠错落。

  随后,他拐过几条小巷子,来到了一座宅院。

  这是一两进两出的宅院,虽比不上京城的将军府豪华,却胜在雅致。

  男人推门进去,朝院内唤了一声:“璃儿,我回来了。”

  “哥哥,你回来了。”

  院内的女子转过身来,露出那张绝色的面容,除去面色有些苍白。

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祁云渊温琉璃)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

  正是温琉璃。

  而男子,正是温琉璃的哥哥,温家少将军——温向烛。2

  温琉璃起身便要迎上去。

  温向烛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她,一脸关怀:“你受伤了,不用出来迎我。”

  温琉璃被他扶着往里走,整个人好像被他包裹在怀中。

  强势充满占有欲,可随后男人松了松,方才的强势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她蹙了蹙眉:“我一个人在此养伤有些无聊。”

  “你若是无聊,便让恒儿陪着你去逛逛。”

  前些日子,温琉璃为救下被擒的温向烛,受了很严重的伤。

  这段日子一直在此养伤。

  今日方能下床。

  而恒儿是温向烛为她安排的丫鬟,就是云来镇本地人,十八岁,成熟稳重。

  说恒儿,恒儿到。

  话落,一个身材高挑瘦弱,荆钗罗裙的女子走了过来,样貌清丽。

  在见到温向烛那一刻,面有喜色:“将军,您回来了。”

  温向烛点头,将药递给她:“去把小姐的药煎了。”

  “是。”恒儿应声,声音低沉不少。

  温琉璃瞥见了恒儿眼底的失落,朝温向烛挤了挤眉眼:“哥哥,檸檬㊣刂你什么时候给我娶一个嫂嫂?”

  “自从你十八岁那年来到边关,已经有三年不曾归家了,咱们家不拘门第,我瞧着恒儿挺不错的。”

  温向烛狭长的丹凤眼闪过一抹异色,随即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尖:“哥哥只要有你一个就够了。”

  温琉璃摸了摸有些泛痒的鼻子,心底闪过一抹异样。

  却没有抓住。

  她又担忧地问道:“哥哥,京中没有什么旨意来吗?我代父出征,算算日子,陛下和……沈阙也该知道了。”

  犹豫片刻,她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

  提起这个名字,温琉璃心中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不过也仅此而已。

  她已经决定放下了。

  温向烛柔声宽慰:“这事自有我操心,你就安心养伤。”

  “走吧,进去。”

  两人心中各怀心思。

  而圣旨也在当天抵达了军营。

  只是温向烛不在。

  一匹马悄悄溜出了军营。

  当晚,温向烛与温琉璃正在一起用晚膳。

  这饭是温向烛亲手做的。

  屋内气氛温馨。

  可突然,“砰!”的一声,门被从外踢开,温向烛亲信冲到了两人面前,急忙禀告。

  “少将军,京中来圣旨了,您须得尽快回军营接旨。”

第14章

  温馨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温琉璃面色一变,担忧的看向温向烛:“哥哥。”

  温向烛面色不崩于泰山,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才问道:“你可看清,来传旨的是陛下身边的内监还是其他人?”

  温向烛亲信回忆道:“据属下观察,好像不是内监。”

  “是沈阙的人。”温琉璃指出。

  可沈阙为何派人来遥远的边关宣旨,连陛下身边内监的活都抢了。

  温向烛起身:“走吧,回军营。”

  温琉璃也一同起身,便要跟上去:“等一下,哥哥,我也去。”

  温向烛转身,抬手按在她肩膀上,不容拒绝:“你留在这里,军营那边有我。”

  温琉璃虽然担心,但还是信任兄长,犹豫着还是点头答应了。

  温向烛立即离开。

  这时,楼顶上,也有一个黑衣人偷偷离开,向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可半路,却被温向烛拦住了去路。

  温向烛坐在马上,与黑衣人对视。

  周围是无人的街道,被夜色笼罩。

  一片寂静无声,只有风声呼啸。

  黑衣人感受到了危险,率先出手,发动暗器向着温向烛射去。

  “嗖、嗖、嗖——”

  温向烛眼疾手快,拔剑抵挡,从马上飞身而起,举剑就朝着那人攻去。

  他和他,同时闪出腕中的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对方所在的风中,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他们的面前。8

  温向烛的剑在夜空中寒风凛冽。

  而黑衣人不断的躲闪,在夜空中身形鬼魅。

  温向烛靠近,他便迅速拉开距离,射出暗器。

  不过温向烛征战沙场多年,反应迅速,暗器皆被格挡开。

  温向烛几乎很快判断出,这人是死士。

  他单手持剑,立在月色下,薄唇轻勾。

  “怎么,沈阙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窝囊废吗?”

  话落,温向烛耳朵一动,几乎一瞬间便听见了西南方传来的动静。

  几乎是一瞬间,他身形化作一道月白色的光影,寒光剑气随着他动。

  “啊。”夜空中,一声惨叫传来。

  还有一声闷响,身体摔落地上。

  温向烛看着落在他面前的尸体,却是拿出一块帕子,将染血的剑擦干净。

  随即朝着马一掷。

  “铿——”

  剑便入了鞘。

  温向烛亲信下了马,也跟了上来:“少将军。”

  “跟踪本将军,意图不轨,带回军营。”

  温向烛将帕子扔下,随后上马离开军营。

  军营。

  前来宣旨的如疾一身黑衣,不满的将茶杯放下:“你家少将军究竟何时回来?”

  “是不是根本不想接这道圣旨?”

  这罪名扣下来就大了。

  陪着的将军心生不满:“你这什么话,我们将军日理万机,你以为都像你们京中的官员一样,每日无所事事。”

  “你说什么?”

  如疾不敢置信,双方对视,剑拔弩张。

  眼看着快要打起来。

  温向烛掀开帘子,踏进军营:“发生何事了?”

  如疾转头望去,掀开帘子那一刻,他看到身后被将士抬着的一具尸体,脸色一变。

  他认出是自己的兄弟。

  温向烛勾唇道:“方才我回来路上,此人欲刺杀我,估计是敌军残部,我便将他杀了。”

  如疾咬牙道:“既然少将军来了,便接旨吧。”

  温向烛跪下。

  如疾拿出圣旨,宣读了让温向烛回朝,带着温琉璃的棺木。

  “若少了什么,立斩不赦!”

  “还有,温家所有人都被扣留,等到少将军将温小姐尸身带回,查明真相后,方可放过。”

  温向烛接过圣旨。

  果不其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句子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