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云渊温琉璃小说免费阅读)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祁云渊温琉璃全文免费版阅读

xiaot 2024-06-11 17:16:23 1

  “夫人,您与大人聊,我们先走。”如疾拉着如墨离开,还改口叫了夫人。

  在他心中,只要在沈阙心中占了一席之地,便是夫人。

  屋内只剩下温琉璃一人,她看向床榻上了无生息的沈阙,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只要她想,随时都能了结他!

第40章

  室内一片寂静。

  只有安神香在紫金香炉里缓缓升起,烟雾袅袅。

  温琉璃缓缓向床上靠近,轻唤一声:“沈阙。”

  没有回应。

  静候良久,温琉璃叹了一口气,居高临下看着沈阙。

  此刻的他是那样的孱弱。

  她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居高临下的看着沈阙,让她明白,原来他也有这样脆弱的一面。

  突然,如疾悄悄推开一条门缝,立在门外叮嘱温琉璃:“对了,您捡些好听的说给大人听,这样大人才愿意醒过来。”

  温琉璃猛然回过神来,有些庆幸,幸好方才自己没有对毫无还手之力的沈阙动杀心。

  随即,她在床榻旁落座,目光不可避免的,又落在沈阙的面容上。

  她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沈阙。”

  温琉璃唤了一声,屋内又寂静良久,才再度响起她的声音。

  “你真的很可恨,你知道吗?”

  “我以为老天爷让我回来,是为了让我弥补上辈子没能和你共度余生的遗憾,所以自从我回来后,就立刻和祁云渊和离,去找你。”

(祁云渊温琉璃小说免费阅读)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祁云渊温琉璃全文免费版阅读

  “我想让你娶我,只要你娶我,一切……都会修正,可你却用最狠厉的言语伤我。”

  “你花时间让我相信,你一点也不爱我,所有我认为的,都是虚假的,可现在,如疾又告诉我,你爱我……”

  说到这,温琉璃也不知道是在缅怀自己逝去的青春还是什么,哽咽了起来。

  眼泪就这样不受控制的流下。

  温琉璃微微仰头,擦干眼泪:“真是可笑啊。”

  可眼泪依旧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往下落。

  视线一片模糊。

  因此也没注意到,沈阙的手指,动了!

  温琉璃想了想,又继续道:“我这次回来,以为内心会很难过,可没想到,虽然难过,却有人治愈了我,我……”

  犹豫片刻,温琉璃才说:“我总有一日,能彻底忘掉你的。”

  她将心中的感受都宣泄一通,最后才想起如疾的话,正色道。

  “沈阙,虽然世人都说你是奸臣,但其实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先帝的江山早就被那些野心勃勃的人瓜分光了,小皇帝能安稳的坐着这帝位,都是你在日夜操劳。”

  “先帝那样对你,你却还替他守着江山,无论最后你是篡位还是培养小皇帝,都是你自己的事。”

  “醒过来吧……江山,不能没有你。”

  温琉璃的话都说完了,没想再待下去,便起身要离开。

  可刚起身,手却被抓住。

  温琉璃一愣,垂首,便见沈阙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有些颤抖。

  “你醒了?!”

  沈阙开口,声音虚弱沙哑:“那你呢?”

  话落,他用尽力气撑开眼皮,温琉璃双目红肿的模样撞入他的眼底。

  两人四目相对。

  温琉璃愣住,没有回话。

  沈阙喉结耸动,又强调:“江山,陛下,不能没有我,那你呢,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很开心?”

  或许是因为沈阙这幅孱弱的模样,让温琉璃没那么害怕了。

  “如果不想让我在你死后放鞭炮庆祝,就松开。”

  沈阙的手倏然松开。

  温琉璃不再与他纠缠,快速离开。

  她一出去,如疾和如墨就迎了上来。

  看着两人期待的眼神,她低声道:“沈阙醒了,你们进去吧。”

  两人狂喜,没有空理会温琉璃,便冲进了房间。

  一炷香后。

  沈阙恢复了精神,便投入了公务之中。

  他听完汇报,周身散发凛冽寒意:“最近怎么这么多损失,铺子损失银钱也就罢了,首相还提拔了一批官员。”

  “只凭首相没这么大能耐,其中还有谁?”

  如疾立马请罪:“大人恕罪,属下等已经尽力弥补了,属下还查到,温向烛暗中培养了许多势力,帮了首相不少。”

  “温向烛?”

  沈阙听到这个名字,眼底闪过一抹狠厉,动了杀心。

第41章

  而这一切,温琉璃并不知晓。

  她回到了停在国师府后巷的马车上。

  马车内,温向烛正闭着眼睛在闭目养神。

  听见声响,他睁开眼:“如何了?”

  “沈阙醒了。”

  温琉璃的声音,听起来也没多开心。

  温向烛目光一顿,随即轻叹:“醒了便好,我们走吧。”

  两人回到府邸。

  温琉璃还没和温向烛说上话,温向烛便匆忙离开了,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她知晓他在忙什么,本来他便在暗中对付沈阙,如今沈阙醒了,两人自然是对上了。

  温琉璃十分担心。

  入夜,月色在阴云的遮盖下忽明忽暗。

  就如同今夜这京都的明争暗斗,腥风血雨。

  温琉璃坐在屋顶上,望着远处。

  那远近的楼台高高低低的星点烛光摇曳在风中,如梦似幻。

  夜深人静,人们都进入了沉睡。

  温向烛回府的时候,就瞧见温琉璃在屋顶上,随即进屋拿了一件披风,飞身上了屋顶。

  他将披风给她披上:“怎么在这里?”

  “睡不着,我有些担心你。”温琉璃拢了拢肩上的披风,直言。

  温向烛望着她,此刻,乌云忽然散开,露出了眼前月光。

  看着月光下的她,他的目光越发柔和。

  “璃儿,我的心意你明白吗?”

  温琉璃抿了抿唇,低垂着头,良久才仰头:“其实这些天我想了很多……”

  本想说清楚自己的心意,可还没说出口便被温向烛打算。

  “我爱你,比你想象的还要爱,可我的唯愿你平安,喜乐。”

  两人四目相对。

  温琉璃看着自己的身影倒映在对方深邃的黑眸里,仿佛要被吸进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

  她心底发烫。

  “别这样,我无法回应你同样的心意。”

  “我不需要你回应同样的心意,只要我爱你就够了,至少,你能活着,就够了。”

  温琉璃听着温向烛的话,心底微微一沉。

  她似乎从他的眼底看到了失落和决绝。

  “发生什么事了吗?”

  温琉璃迫切的想知道,可却倏然被他抱进怀中。

  当下巴抵在他肩头时,温琉璃还有些意外,眨巴两下眼睛,随后双手还是缓缓抱住了他。

  耳畔传来温向烛低沉而绝望的声音:“记住,璃儿,无论发生何事,一定要平安,喜乐。”

  “嗯。”

  夜色,一片寂寥。

  温琉璃不知是何时睡过去的,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清晨。

  外头树叶飘落,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温琉璃起床,青鸢入内,将床帐掀开,却是一副红着眼的姿态。

  她揉了揉眉心,随口一问:“青鸢,怎么了?”

  青鸢低着头,颤声开口:“小姐,少将军又带兵出征了。”

  “什么?!”温琉璃骤然清醒,高声道,“为何我不知道,何时的事情?”

  青鸢答:“昨夜国师下的圣旨,出征南伐,辰时便已出发了。”

  北疆的侵略才解决,还未休整好,便继续南伐,发动战争。

  这一听便是沈阙的主意。

  温琉璃心中慌乱不已,连忙下了床榻,匆匆穿好了衣裳,牵着马便跑出了府。

  她向着军营跑去,可那里已经空了。

  看着空荡荡的一片,温琉璃哭了出来。

  他为什么要走?

  她还有好多话没告诉他。

  温琉璃哭得不能自已,可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说说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