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崩了,装乖攻略病娇反被强制爱许池的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玩崩了,装乖攻略病娇反被强制爱许池小说最新章节番外篇

qingyu 2024-05-28 09:39:02 1

  贺闽之后就从门外弟子的那个大通铺直接搬到枝彤彤隔壁。

  六人间宿舍秒变大单间。

  待遇直线上升。

  ......

  竹林里突然窜出一只粉红小兔,立着耳朵在觅食,看着好不可爱。

  突然一股凌厉黑烟掠过,将小兔层层缠绕,它吱吱叫起来,片刻地上就只剩下一副骸骨。

  黑烟化作一条巨蛇,嘶嘶吐着舌头。

  “主人,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讨厌这里。”

  琥珀色眼瞳的少年放下手中的剑,微喘着气,摸着自己的爱宠,“快了,我已经得到梦引术的消息。”

  “等我拿到功法修炼之后,将体内那道封印解开,然后杀完这里碍眼的人,我们再回去!”

  黑蛇张着嘴,露tຊ出两颗尖锐的獠牙,一瞬间变成小蛇,游到少年的脚下。

  少年蹲下去伸出手,那小蛇蹭了两下,一圈圈缠绕在他手臂上。

  “主人需要帮忙吗?”

  “不用。”

  黑蛇‘嘶嘶’两下,“可是你如今没有自保能力,我担心你。”

  少年摸着它身上坚硬的鳞片,小蛇舒服地眯起眼睛,昏昏欲睡,“乖,你在竹林藏好,有事我唤你。”

  少年也就是贺闽,他沉思片刻,将怀中的蛇放跑。

  黑蛇一下地,甩着尾巴瞬间就隐入草丛。

  感觉到后方的异动,贺闽眼中闪过一抹冷酷的杀意。

  “谁在那里!"

玩崩了,装乖攻略病娇反被强制爱许池的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玩崩了,装乖攻略病娇反被强制爱许池小说最新章节番外篇

  过了一会,不远处的草堆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许池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转头好像才发现勉强站着人,惊讶道:“贺徒儿,你怎么在此?”

  贺闽脸一沉,他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也不知道听了多久。

  这人不能留!

  “你在这里多久了?”

  许池假装看不见,面前人浓郁的杀气,面不改色道:“昨晚我就在此......”

  他话还没说完,贺闽指尖夹着三根毒针,二话不说,直接射向他。

  许池反应极快,侧身拍掉,接着便一个闪身极快来到贺闽身后,“贺徒儿,你这招呼不打一声,突然切磋这不太妥吧,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

  许池反手直接死死地捏住他的命脉,将他上半身制住,牢牢按在怀中。

  他一个金丹后期的仙君,要拿捏他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许池放开我!”

  贺闽在他怀中极力挣扎。

  许池轻笑一声,“别动,你现在该叫我师尊。”

  贺闽感到耳边有些发痒,心里冷哼一声,什么师尊,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

  许池又道:“你性格太冲动了,我好不容易睡一觉,被你吵醒都没有那么大的起床气。”

  怀中人一顿,安静下来:“你刚才在睡觉?”

  “是啊,吸收日月精华。”

  贺闽稍松口气,试探道:“那你刚才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有!”许池恶劣地扬起一抹笑。

  接着在贺闽反应过来之前,他发现自己脚尖离地,直接高高地被吊到树下。

  “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许池看着好玩,又往里面注入一股灵力,在灵力的驱使下,贺闽双手被缚在空中一荡一荡,宛如在荡秋千。

  “你扰我清梦,总要给你点教训的。”

  他站在树下,双手抱胸欣赏了会,转头弯下腰在地上捡起银针。

  “这上面有魔蛇的毒?”

  许池看着上方,“贺徒儿,你真是对你师尊下毒手啊,真狠心。”

  贺闽咬着牙不语,一看那副样子,许池就知道他估计又在打什么算盘。

  “既然已经拜我为师,你就在上面好好反省反省,等什么时候学会尊师重道,我再放你下来。”

  话说到此处,许池顿了下,突然收到师兄的传音,让他过去一趟。

  贺闽一直盯着他,见状微眯了下眼。

  “此处我设了结界没人会来打搅你反省的,放心。”

  说完,许池毫不留情走了。

  系统不解,【宿主,你这样扔下他没问题吗?】

  【放心,他这人要软硬兼施,一味对他太好,反而疑神疑鬼,小小年纪,疑心那么重要不得。】

  直到许池消失不见,贺闽都没有求饶一句。

第34 章 白切黑徒弟×沾花惹草师尊7

  收到枝子真的传音,许池就直接往子真殿过去。

  一进门就见枝彤彤蜷缩在榻上,紧闭双眸,昏睡过去,脸白的跟纸一样,小脸全是汗水。

  许池皱眉,“彤儿这是怎么回事?谁敢伤她!”

  枝子真坐在身侧,拿着锦帕轻轻地擦拭。

  “自然无人敢伤她。”

  “她这是体内的寒毒发作了,这次比以往都要严重,看来要提前出手了。”

  许池一顿。

  原主并不知晓枝子真的计划,故而他也装傻,“师兄彤儿体内的寒毒我是知道的,但你说的出手是什么意思。”

  枝子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解释,却突然问道:“听说近日你收贺闽为徒?”

  许池点头。

  “你不让我收,就是为了想收他入门?”

  许池叹了口气,“这完全是意外,彤彤她......对了这跟你刚才说的有何关系?”

  枝子真道:“你知我为何要带贺闽入宗?还欲收他为徒。”

  “不是你欣赏他?觉得有眼缘吗。”

  枝子真轻轻地摇头,看向枝彤彤神色带着柔意,愧疚道。

  “彤彤自小便因为我的疏忽,染上寒毒,吃了不少的苦头,那日下山,我观贺闽体内有一股至阴至阳之气,凝成心头血,正是我炼制解药仅缺的那一味药材。”

  “只要有了它,彤儿便有救了。”

  你清高你了不起,你的愧疚要拿别人的命去还。

  咋地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吗!

  许池对此表示不屑。

  但他还是瞪大眼睛,显然很震惊,“那她知道吗?”

  她自然指的是彤彤,贺闽入宗这几年就数彤彤跟他最要好,若是知道了定然不会同意。

  果然,就见枝子真摇头,“未曾告诉过彤儿。”

  “我见你将贺闽收为徒,怕之后出现变故,与你只会一声。”

  许池略沉思,“那一味药只能用他心头血,没有其他代替的药材?”

  枝子真顿了一下,回道:“没有。”

  见他有些迟疑,许池问,“师兄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还有其他办法。”

  七星宗毕竟是为首的五大门派,又修正道,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怎能去考虑这种害人性命的事呢。

  枝子真叹了口气,“难,那条路几乎行不通。”

  “怎么说?”

  “火灵山上的赤果也可代替心头血入药。”

  枝子真这么一说,许池就完全明白为何他说此方法不行。

  赤果整个修真界仅存一颗,长在火灵山上,由一条金丹大后期的火灵兽看守,若是要取这果子,必须要先击败它。

  但是以现在两人的修为,联合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七星宗掌门倒是可以与它一战,但是太冒险了,若是掌门出了什么事,那对整个宗族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以,枝子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条路。

  许池沉思,“如今彤儿还能撑多久?”

  枝子真道:“这次若是熬过去,能撑六个月。”

  “以往一年发作一次,现在毒发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够了。

  既然要涨好感度,他是不会让男主冒险,自然要保住他的命。

  所以,许池的选择从来只有这一条路。

  其他人不敢去取火灵果,不代表他不敢,毕竟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有系统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