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欲他一点也不凶(慕肃缙任宁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肃缙任宁宁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kongkong 2024-05-24 23:56:09 1
好欲他一点也不凶(慕肃缙任宁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肃缙任宁宁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一大早孙怡茗还没起来,任宁宁和李姐已经面试了几波。
  最后定下了一个,会摄影也会剪辑的姑娘。
  社交账号的收入她有两成的分红,所以能节省点钱她也不愿意多花。
  李姐刚走,孙怡茗才起来。
  孙怡茗打着哈欠:“宁宁,慕肃缙的那边怎样了?”
  “明天开始给他做饭。”
  孙怡茗哈欠中断,兴奋的问她:“你成功了?不愧是我的宁宁,办事就是靠谱。”
  秦牧来这眼光真毒,一眼就看出来慕肃缙喜欢任宁宁这类型的女生,如果慕肃缙不感兴趣,任宁宁是进不了他家门的。
  “那你在慕肃缙那加油,记得要给他爱的温暖,明白吗?”
  “知道了,对了刚刚招一个摄影兼剪辑。”
  孙怡茗打断任宁宁:“不说这个工作上的事情,你跟李姐商量决定就可以,你们要我干啥我配合就行。”
  任宁宁也习惯了孙怡茗什么事情都不想管的性格。
  任宁宁要回屋拿东西,孙怡茗突然想起件事:“宁宁,你要不搬去次卧,让新来的摄影师住你的房间,你那房间太小,采光还不好。”
  她对住的地方没什么要求:“不了,我懒得搬,住哪里都行,次卧给小石也可以。”
  孙怡茗把下巴挂在她肩膀上:“好吧,随便你,其实我更想你跟我睡。”
  任宁宁戳她的肚子:“得了吧,我不想时不时的独守空房,某人可是一个礼拜有好几天要跟男朋友腻歪的。”
  孙怡茗笑嘻嘻:“嘘……不要嚷嚷,我爸妈要是知道能打断我的腿。”
  大小姐换男朋友速度那么快,还需要她说?孙怡茗爸妈估计早就知道了,只是孙怡茗也毕业了,这个年代跟男朋友开房很正常,懒得管孙怡茗而已。
  孙怡茗放弃学金融的时候孙母就放弃对孙怡茗的培养了,现在重点培养孙怡茗的弟弟,也没那个精力搭理孙怡茗。
  孙怡茗在孙母眼里,现在也就只有联姻的作用了,去年孙怡茗还相亲过,不过好像对方没有看上孙怡茗。
  就因为对方没有看上孙怡茗,去年孙怡茗气得砸了不少名贵的化妆品。
  下午的时候,摄影师小石正式过来报到。
  这个姑娘颜值不高,技术还行。
  孙怡茗看到本人后笑笑:“挺好的。”
  任宁宁看出孙怡茗看不上小石的颜值了。
  孙怡茗是个颜控,不过她跟李姐决定要录取的人,孙怡茗一般没有意见。
  想起刚刚孙怡茗提起的住房问题:“对小石,你现在住哪里?”
  孙怡茗像是踩到尾巴一样:“宁宁,我现在想出门了,我今天想去弄个头发,我们走吧,小石,你先在家里熟悉一下好不好,书房有电脑,你去看看宁宁以前的作品。”
  任宁宁看孙怡茗反应那么大也跟着孙怡茗出门。
  进了电梯任宁宁忍不住问:“对小石不满意吗?”
  “不是,小石是为了辅助你的,我不管你选择的人,我想家里只有我们两人住,不想别的人住进来。”
  任宁宁也能理解,她跟孙怡茗大学就住一个宿舍,已经熟悉了,现在让一个陌生人住进来确实不习惯。
  孙怡茗说弄头发,也真的来弄头发,大小姐很宝贝她的头发,定期保养头发。
  孙怡茗让工作人员也给任宁宁弄头发,她拒绝了tຊ。
  她一般不想蹭这些东西,她也不是自尊心强而拒绝,而是防止自己占便宜占习惯了。
  孙怡茗又撒娇上:“宁宁,你跟我一起弄麻。”
  “你快点弄,刚刚我想到一个好的点子,我开始录了,你正常一点。”
  只要开始录,孙怡茗就特别听话。
  她刚刚想到的脚本是孙怡茗跟理发师的奇葩对话。
  孙怡茗做网红有一个优势,就是不管是预先设定的脚本还是现实,开始录制的时候,孙怡茗像是真实发生的事一样,一点演的成分都没有。
  所以说孙怡茗真的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
  拍摄完孙怡茗的男朋友就来接她去玩了,孙怡茗这个现任男友不喜欢出镜,所以有他在,任宁宁就需要走了。
  任宁宁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先去超市采购东西。
  慕肃缙家里除了厨具和餐具,做饭必备的东西都没有。
  除了米不需要买,她几乎把超市厨房品类都买一个遍。
  第一次先买油盐酱醋等做饭调料,第二次才去买食材。
  昨天慕肃缙肠胃不舒服,她尽力做清淡点菜式。
  她最拿手的菜是粤菜,这算是第一天上岗,先来最拿手的菜。
  御湖府邸是高档小区,小区配套的超市很高级,进这个超市需要会员,全球连锁。
  贵的要死,但是很新鲜。
  粤菜讲究一个‘鲜’,正好符合她的要求。
  买一条活的东星斑,一只现杀的鸡,现宰里脊牛肉,菜心。
  进门先炖汤,先把南北杏菜干猪骨头炖着,东星斑清蒸,鸡肉做广式啫啫鸡煲,牛肉做一个蒜香口菇牛肉粒,最后一个白灼菜心。
  这些菜有部分是她父亲餐厅经常做的,有些是家常菜。
  最后一个菜上桌,但是慕肃缙还没回来,他既然还没回来,那汤就先煨着。
  昨天慕肃缙那意思是她自己做自己吃,但是她的目的是让慕肃缙吃她的饭,她不是真的没地方煮饭吃。
  她故意晚点做饭,又等了十几分钟,任宁宁把锅里的汤先端上桌。
  刚端上慕肃缙就回来了。
  慕肃缙闻到一桌的饭菜香都有点怀疑这不是自己住的房子。
  抬眸撞上一双明媚的眼睛。
  充满活力的脸,整个人蓬发着很强的生命力。
  “慕先生,你回来了,正好一起吃饭吧。”
  “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任宁宁起身哀求:“那你能不能陪我吃一口?”
  对上任宁宁那滴溜溜圆眼睛,他软下心来。
  坐在任宁宁的对面,任宁宁兴奋去给慕肃缙盛饭。
  “任小姐,盛一点点即可。”
  本来想盛一碗,想想心情不好的人,硬吃对胃也不好。
  最后盛一小碗。
  洁癖的人应该不喜欢跟人共用餐具,所以任宁宁准备了公筷和公勺。
  “慕先生,你尝尝我的菜。”
  慕肃缙没有动筷子就知道很好吃,如果不是厨房有做饭过的痕迹,他都怀疑这些菜是任宁宁外面买的。
  连摆盘都是餐厅的摆盘方式。
  怪不得任宁宁那么自信的说自己做饭好吃。
  慕肃缙每道菜都尝一口,确实不输大厨做的菜。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标语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