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儿子你跪下妈求你点事(苏缈)抖音热推小说全集无删减_(苏缈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kongkong 2024-05-24 23:44:45 1
反派儿子你跪下妈求你点事(苏缈)抖音热推小说全集无删减_(苏缈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比赛铃声响起。
  铃声响起的瞬间joker径直冲了过来,没有因为对方是女人就有丝毫的留情和退让。
  苏缈挥拳与之对抗。
  两拳相击,砰地一声,两人同时后退两步。
  苏缈不动声色的甩了甩震得发麻的手,眼神变了变。
  毕竟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力量和速度一时间有些跟不上。
  第一局,苏缈输了。
  比注再变,目前比注来到9:1
  围观群众表现得并不意外,甚至觉得joker在放水,不过是一个女人,joker应该一拳就让对方失去战斗能力才对。瞧那女人小胳膊小腿的,joker只要轻轻一掰就断了。
  休战铃声响,苏缈退回擂台边缘,接过严卓递来的矿泉水猛灌了几口。
  肖泽筵从包厢冲出来,”姓苏的,你特么玩小爷呢?”
  刚才揍人的时候不是挺猛的吗,现在怎么跟个瘟鸡一样了。
  信了她的邪了,这货该不会是吴绍派来的吧。
  看到肖泽筵气急败坏,吴绍从隔壁包间出来,“肖少,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对美人这么粗鲁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苏缈停下了喝水的动作,双手搁置在擂台围栏,抬头看肖泽筵,“肖老板,借我十万,十分钟后还你。”
  “做什么?”肖泽筵不明所以。
  搞砸了他的事,还想跟他借钱,这女人想得还挺美。
  “借我十万下注。”
  肖泽筵:“…………”
  原来是这么赚钱,买自己输是吧。
  “他不借给你,我借给你。”不等肖泽筵说话,谭濯也从包厢走出来。
  “你钱多没地花?”肖泽筵没好气道。
  谭濯没理会他,眼睛始终看着苏缈。
  “也行。”苏缈颔首,扬声道,“十万买我赢,十分钟后还你。”
  !!!
  她说什么?
  十万买她赢,十分钟后还谭濯。也就是说她想在十分钟内打败joker。
  如此狂妄的发言,引得在场众人哈哈大笑。
  “她说要在十分钟内打败joker?哈哈哈哈哈哈”
  “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这应该是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了吧。”
  joker经过翻译也知道了苏缈的狂妄发言,当他知道苏缈想在十分内打败他的时候,他也笑出了声。
  “Stupid woman.”
  苏缈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谭濯掏出自己的黑卡递给会馆侍从,“去帮她下十万的注,顺便再下五百万的注,我也买她赢。”
  侍从怔住。
  谭少是认真的?
  肖泽筵:“???”
  不等他问谭濯为什么这么做,第二局的铃声响了。
  苏缈活动了下肩颈,红唇弧度加深。
  只见一只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出,瞳孔倏然紧缩,joker没想到苏缈会主动攻击,他更没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这么快,动作这么迅捷,和刚才简直是判若两人。
  joker能九连胜自然有他的本事,不可能这都躲不过,但他躲过了这拳,可就不一定躲得过下一拳了。
  苏缈出拳的速度极快,力量感也跟刚才完全没法比。
  看着苏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肖泽筵扭头问谭濯,“你早就看出来了?”
  刚才苏缈压根就没出全力。
  “她很强。”谭濯郑重道。
  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就比如此刻,她恐怕都没用尽全力。
  苏缈用实际行动回应了谭濯的这句夸奖,他话音刚落,joker也随即被苏缈击倒。
  joker直接面朝地到下,倒下的瞬间擂台跟着震了震。
  “我靠,joker怎么倒下了?”
  “演我们呢?”
  “我可把全部身家都压了你,你别给我装死。”
  场外观众狂喊。
  可惜他们再怎么喊,这场终究是苏缈赢了。
  最后一场到来,苏缈也不装了,只一招就放倒了joker,然后赢得了胜利。
  所有人都没想到第三局会结束得那么快,快到他们连加油声都没来得及喊出来。
  全场寂静。
  苏缈居高临下看着joker,“你还是回家喝奶去吧。”
  赛前放狠话一点意义都没有,有些话把对手打趴下了再说也不迟。
  看吧,现在多丢人。
  脸都要被打肿的程度。
  说完她抬头看向二楼的谭濯,“没超过十分钟吧。”
  谭濯摇头,“没有。”
  .
  墙上破旧的时钟指针来到了九点。
  苏喻言怔怔地看着缓慢转动的秒针,看了好一会才收回视线,黑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稚嫩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罕见的脆弱姿态。
  真的好蠢,为什么会信她。
  白天的时候她明明就是想丢了他,结果自己还信她,真的太蠢了。
  就在苏喻言正沉浸在低落情绪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大儿子,快来帮忙,我要拿不动了。”
  人未见,声先到。
  苏喻言猛地抬头,深黑漂亮犹如琉璃的大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门口,看着被东西挡住半个身子的纤细身影。
  像是不敢相信一般,没有反应。
  她不是跑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怎么不理人,睡着了?”苏缈身上挂满大包小包,因为东西太多视线全被挡住了。
  东西放下,苏缈就看到了端坐在沙发上的小人。
  “小子,叫你怎么不应人呢。”喃喃自语,苏缈忽然想到什么,“你该不会是饿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吧。”
  确实回来得有点晚了,主要是肖泽筵一直缠着她,非说要开个庆功宴,好说歹说才推掉。
  “抱歉啊,回来晚了。”苏缈一边说一边从袋子里把晚餐拿出来,“这是我特地打包的儿童餐,餐厅里的人说这个套餐卖得可好了,你尝尝看。”
  “小子,我跟你说,我不仅把饭买回来了,还给你买了几身新衣服。”她将餐盒盖子打开,“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不合身就丢了,我再给你买。”
  “我跟你说,咱们现在有钱了。”
  买馒头都可以吃一个丢一个………”
  苏喻言抿着唇,小眉头拧起,好看的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浮起了一层水雾。
  蠢女人,走了干嘛还要回来。
  拖油瓶丢掉就丢掉好了。
  苏缈终于反应过来,都是她在自言自语,小孩一点反应都没给,抬头看他,抬头就瞥见了那双漂亮黝黑的大眼睛里氤氲着水雾。
  “小孩你哭了?”
  “你该不会以为我不要你了,所以在家偷偷哭了吧?”苏缈满脸兴奋,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了一眼。
  这小子拽得二五八万的,没想到还偷偷哭鼻子呢。
  “你——”男孩稚嫩的声含着怒意,手背抹了下眼睛,“我是在想,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话刚出口,苏喻言就后悔了。
  只是对不起他却怎么都说不出口,睫毛垂下,乌黑的眼睫遮住眼底深深的厌恶。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