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长欢顾斯恶(叶长欢顾斯恶)小说在线阅读_叶长欢顾斯恶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叶长欢顾斯恶)

kongkong 2024-04-18 11:46:26 1
叶长欢顾斯恶(叶长欢顾斯恶)小说在线阅读_叶长欢顾斯恶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叶长欢顾斯恶)  徐武:“……”
  徐武触发了回忆惊恐的瞪她。
  的确,叶长欢到现在为止都好好的,不仅如此,她上次还在比武台,断了顾斯恶几根肋骨。
  残暴到让人叹为观止。
  “所以这位师兄,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叶长欢好意提醒他:“我连顾斯恶都能压得住,那顾斯恶会比我可怕吗?”
  徐武下意识的倒退好几步。
  可惜,反应还是慢了。
  一块黑色的东西朝他飞过来,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待他看清楚是,已经和绿油油的眼睛来了个四目相对。
  “啊!”
  徐武一步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血淋淋黏糊糊的蝙蝠脑袋趴在他的脸上,他终于没忍住,吐了出来。
  “什么东西。”
  叶长欢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冷笑了一声,扫了其他人一眼,一改之前嬉笑的模样,阴森的道:
  “诸位都是修道人士,若有不服用拳头说话,再喜欢嚼舌根,斯善一定好好教教舍弟,毕竟拔舌头可是个技术活。”
  “你休要张狂!还真的以为没人治的了你们二人吗?”
  熊烈感觉受到了挑衅。
  “那就来!”
  叶长欢懒得废话,一身灵气外泄,刚刚屠杀过的人戾气都还没收干净,皱着眉不耐的对上熊烈的目光:
  “认赌服输,谁若想要再打一架只管上前,如若不敢,还不都滚!”
  笑话,最强的熊烈现在正受着重伤呢!
  还是被你弟打的!
  闻言的众人畏惧又深感无耻,可这人说的却坦荡得很,简直不要脸。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嚣张离开。
  走到一半时,还看见顾斯恶回头,那双黑眸里含着凉薄的讽刺,罕见的张扬。
  风水轮流转,之前他们打不过顾斯恶仗着他孤身一人又是身负重伤,壮着胆子可劲奚落他。
  胜了又如何?还不是如丧家之犬?
  可现在顾斯善赶来了,他有了人出头,把他从他们之中捡走,他们还打不过。是以在被顾斯恶羞辱了一遍之后,又被赶来的顾斯善打了一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众人:“……”
  两个灾星!
  这对姐弟没一个好货!
  ……
  “你不去上清殿?”
  顾斯恶感觉到这是走向自己院子的路,没问叶长欢为何知道,而是惦记着和自己挨着的一排蝙蝠脑袋。如果他没记错,叶长欢最后的时限便是今日。
  “笑话,上清殿如何能比阿弟重要?”
  叶长欢语气坚定。
  可惜顾斯恶不信。
  他还没傻到那个地步,索性直奔主题。
  “你想要我做什么?”
  这个人无事献殷勤,一定有猫腻。
  “这个嘛……”
  叶长欢闻言沉吟,侧头与他对视,笑道:“得等晕醒了再说。”
  顾斯恶皱眉:“我的伤无碍,不会晕过去。”
  叶长欢当然知道他不会晕过去。
  但是她会啊。
  所以下一秒顾斯恶就见叶长欢两眼一翻,一头栽倒,即便如此,在最后一刻她甚至没忘记拽了顾斯恶一把,让顾斯恶先着地当人肉垫子,自己砸在顾斯恶的身上。
  顾斯恶闷哼一声,咬牙:
  “顾、斯、善!”
  回答他的是无声。
  他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慌乱,喊道:“顾斯善?叶长欢?说话!”
  没人回答他,他忍着身上的伤痛将人从自己的怀里抱起来,那张前一秒还笑嘻嘻的脸如今禁闭着双眼,带着几分脆弱的苍白。
  手好像触碰到什么粘稠的东西,顾斯恶愣然的抬起手,那是方才抱过叶长欢的地方,红艳艳的一片,温热的流淌着。
  血。
  顾斯恶呼吸一促,指尖颤抖的伸向叶长欢的左臂,
  她来时身上就全是血迹,红的绿的混在一起,还乱糟糟的挂满了脑袋,味道冲人,更何况她一出现就活蹦乱跳的,这让顾斯恶没察觉到她身上有这处重伤。
  这一路来得太急,舟车劳顿,四处赶场,等到只有她和顾斯恶二人时,她才难得放心的撅过去。
  系统看着她意识丧失的样子,明目张胆的恶毒:【宿主要是死了就好了。】它想看看这个人类发现自己玩过火了后悔的样子。
  毕竟自从知道自己这具身体耐造之后,她就怎么玩命怎么来。还乱它剧情,真该死!
  现在活该晕过去,最好没人救!到时候她就只能来求它!
  似乎一早就明白了这个系统恶毒的想法,叶长欢十分拿捏的给自己留了一个救命的犊子。
  “你就这么想死?”
  顾斯恶看见这个伤势黑了脸,作为一个灵石都用在修炼上的修炼狂魔,他连个乾坤袋都没有,身上唯一剩下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买来一瓶伤药。
  现下全部倒了出来,两颗强硬的喂进叶长欢的嘴里,灵气简单粗暴的一推,直接下肚,剩下的两颗他眉头也没皱的捏成了粉末,撒在左肩的刀伤处。
  他的表情很冷,尤其是看清楚着刀伤来自于叶长欢的那把破刀之后。敷伤口的动作一顿,有一瞬想要用力压下去直接将人痛醒,自己伤自己。
  活该。
  可惜他这个想法只是一瞬,真正上手的举止是让他惊讶的轻巧,而高价买来的救命药可比叶长欢抠抠搜搜的药粉强多了,片刻之后便止了血。
  做完这一切,顾斯恶握住她的右手,指尖灵气注入她的脉搏,语气冷淡:
  “夺舍进来的魂魄?”
  叶长欢脑子里的系统一哆嗦。
  “你到底是谁?”
  他回想上辈子他知道的元婴以上的大能,到底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或者说,顾斯恶从来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人。
  一句话能有八百个心眼子,眼珠子一转无数个坑在后面等着你,你强时她能卑躬屈膝,你弱时她恨不得抓紧时机一脚把你踹坑里埋了。
  恶的明明白白,坏的也明明白白。
  他凝视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喃喃:“没想到心魔界真是你,你没食言,可你说的又有几个字是真的呢?”
  他想到心魔界中回头的少女,那是头一次有人对他说:“去救你自己吧。”
  她不同情他,也不会朝他伸出手,她只是冷眼旁观他的苦难后,微微动容时冷静冰冷的告诉他,去救你自己。
  但现在说这句话的人闭着眼睛,没人回答他的疑问。
  顾斯恶只能拖着一身伤,没脾气的将人背在肩膀上,任由自己也被一颗颗蝙蝠脑袋围着,一步两步间听着另外一个人与自己相贴重合的心跳声。
  这在他两辈子的修炼生涯中绝无仅有。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