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叶长欢顾斯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叶长欢顾斯恶小说全文在线赏析

kongkong 2024-04-18 11:45:56 1
小说《叶长欢顾斯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叶长欢顾斯恶小说全文在线赏析  她的声音不大,奈何此时安静,谁都听得一清二楚。大伙明白了她话语里的意思,然后默契的把她和顾斯恶一样空出来,仿佛两人是什么洪水猛兽,唯恐不及,更别说回她的话了。
  一双双眼睛沉甸甸的盯着她。
  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比武台上的人,那些被割下来的蝙蝠也跟着她的动作脑袋晃动,绿油油的眼睛死不瞑目的睁得大大的,让不小心瞥见的修士忍不住后背发凉。
  顾斯恶倒没什么表情,那张扑克脸从来就没人见他变过,冷冰冰的被其他同门称之为死人脸,晦气。
  他见叶长欢朝他走来,倔强的站的笔直,喉结滚动,似不在意的道:
  “你来做什么?”
  言下之意他可没让她来,是叶长欢自己要过来的。
  叶长欢原本被自己这一身恶臭弄得表情有些失控,闻言她一顿,笑嘻嘻的看向顾斯恶,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揶揄的眨巴着眼睛:
  “听旁人说我阿弟与人上了比武台,我这个做阿姐的居然不知道,故我连做完任务上清殿都没去,便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说着她上前一步:“不信你闻闻,滂臭。”
  是以在同门眼里的死人脸第一次被他们瞧见了一丝狰狞。
  “顾、斯、善!”
  顾斯恶咬牙。
  她靠的太近,还差一点就能蹭到他的脸。
  这种距离让他全身紧绷了起来,如同炸毛哈气的黑猫。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是在暗暗点他没给她说罢了。
  “乖弟弟,阿姐在呢。”
  叶长欢笑着移开,恢复了一往的模样,至少顾斯恶没在她眼里看到一丝心疼动容,而是悠悠的感叹:
  “这一路我可一步也不敢耽搁,就怕我不在你被人断胳膊断腿死在这里。”
  顾斯恶定定强调:“我赢了。”
  那双黑色的眼眸很亮,竭力想要给叶长欢表达的东西极为简单粗暴,那就是炫耀。
  年少的顾斯恶在进入宗门之后明白了一个道理,他想要的一切只需要变强便可以得到,所以他的人生除了修行便是战斗,他很拼命,每次都能胜,把人打的半死不活的同时,自己也半死不活。
  不同的是,别人会有人跑上来把他们护在身后,凶恶戒备的看着他。而他只能瘫坐在地上,无视掉所有目光,盯着远方的天际,等着体力渐渐恢复,再一步一步的转身离开。背影说不上笔挺,但不妨碍他成为笼罩在所有人头顶挪不开的乌云。
  他想,没人看他胜也没无关紧要,没人在乎他胜也无所谓,这些东西不过凡尘负累罢了,他只需要更强,最强。
  但他偶尔也会有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想尝试一下向别人炫耀胜利是什么感受?
  “你赢了。”叶长欢弯了眼睛:“意料之中。”
  顾斯恶的眼睛眯起,大猫被顺了毛,就差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不过也只是一瞬,像是什么东西从他的肩头卸了下来,他终于坚持不住,一个仓促,被叶长欢眼疾手快抱了个满怀。
  刀修臂力惊人,抓住他一只胳膊绕过脖颈,抗在肩上,语气里辛灾乐祸:
  “不过比起我还是差了点,你还得再练练,动不动就能废成这样,丢死人,若不是怕你死了少了许多利用的便利,我真不想来。”
  “顾斯恶,你得庆幸,你对我还有用。”
  若是无用,死了便是死了。
  这是她没说完的话。
  顾斯恶明了,嗤笑一声,牵连到身上的伤痛,毫不畏惧:“你若有利可图,大可一战,我若再败,便帮你。”
  “废话休言。”叶长欢扛着人提着蝙蝠脑袋,一心二用:“如今你的命在我的手上,败与不败你都得帮!”
  两人斗嘴倒也熟练,偏偏走到一半,终于有人忍不住站了出来,冲着叶长欢的背影大声道:
  “顾斯善,你居然敢帮他!你知不知道你帮的是什么怪物!”
  说话的正是徐武,他之前落败一直记恨在心,可顾斯恶的修行速度堪称恐怖,他嫉妒得发狂也追赶不上。原本他抱着期望让老弟子好好收拾收拾他,可顾斯恶居然直接把人打废了!
  徐武又惊又怕,想起这段日子给顾斯恶明里暗里的奚落挑衅,以及下的绊子,再看看顾斯恶的实力,杀他不过手到擒来,废他更是不在话下。
  所以他几乎没有犹豫的去了熊烈的院子,第一个告诉对方自己表弟被新弟子打废的事,一手促成了今日这场比试,但凭什么?凭什么顾斯恶又赢了?他想起自己青云宗的好友说过的话,脑袋一热就喊出了声。
  “他可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亲克友!他家一家都是他克死的!在修仙界他的命格便是注定走邪修的路子!你若不信,大伙可以仔细想想,这些日子但凡和他有交集的,谁不惨的?”
  “还真是,每个和他对上的,哪次不是断胳膊断腿?”
  “那张脸死气沉沉的,一句话也不会说,谁看了都晦气。”
  “父母亲友都被克死,若再不离他远些,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围着熊烈的跟班们囔囔,更有别的弟子附和,这其中不乏曾经有意想要巴结顾斯恶的,但顾斯恶谁也不理会,纷纷都吃了闭门羹,心中恼火的同时乐意的火上浇油。
  “你听到了吧?”徐武得意的笑了:
  “我与他同舍,他每一日都神出鬼没,偷偷摸摸就学会了缚灵阵,光是与他说话的都没什么好下场,更何况你?”
  叶长欢回头看他。
  徐武扬起下巴,好似施舍:“听闻,你是抱养的吧?与他无亲无故,还不躲得远远的,你就不怕死吗?他会克死你的!”
  顾斯恶听到最后一句是微微一滞。
  下意识的想要把自己的手撤回,奈何叶长欢抗着人跟抗头猪似的,力道用了十成十,tຊ根本撤不回来。
  他听到叶长欢笑着道:“错了,与他呆在一块还安然无恙的不就有一个吗?”
  徐武一愣:“谁?”
  “我呀。”叶长欢:“我不仅好好的,还能把他打残你没见过吗?”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标语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