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穆驰尹硕的小说(许穆驰尹硕)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

tingyu 2024-04-18 11:12:04 1

弃自己之前所有的考量,反悔自己答应殷文恭的条件,昨天她也曾问自己,为什么她还要成全她冷漠的父母?为什么她不能洒脱自如地去放手一搏和殷其雷的未来?为什么她不能心安理得地继续云淡风轻?

  其实没有任何为什么,还是因为她生而为人,还有那怎么都割不断的血缘亲情。她那6岁就走丢的弟弟,还不知道在偌大的国土哪个角落尝尽人间悲苦,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或者早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是她改变了他和自己的命运。

  所以她就该受着这一切。

  江子仲的心硬了起来,生冷冷地说:“我们分手吧。”

  仿佛平地一声惊雷,殷其雷吃惊地看着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僵硬中。

  江子仲开始表现出一副没有耐心的样子:“我说我们分手吧。”

  殷其雷根本不想理会,尽量用轻松的口气说:“别装了,你那个样子装都装不像。”

  “你该知道我不会拿这种事情装,更不会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我早就想和你分手了,我和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还是早点散了吧。”

  江子仲随即把早就想好的分手理由娓娓道来,真真假假,她也早就把这一切都当成了真的,她要推翻殷其雷心里所认同的全部想象和默契,虽然这很难很难,在他面前根本就是勉强的,可她必须把这一切都当成是真的,从骨子里当成是真的才能说服他。

  殷其雷的脸色也因为她的话而渐渐暗了下来,他一言不发地听完她突然决绝的话,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我爸为难你了?”

  江子仲笑的很生硬:“你看你多不了解我,我怎么会因为你爸而和你分手?我说的是真的,其实早就想和你分手了,想等你这次顺利出去,分手得更自然一点。我承认我对你爸是没有好感,但是我想分手的人只是你。”

  殷其雷看着她的眼中渐渐充满了困惑:“我以为你是了解我的。你是因为我放弃了面试让你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所以才这样说吗?之前我记得也是在这里,你说过我像一道光照进你心里,也是在这里,你说过你站出来帮我不仅仅是出于道义!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一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

  江子仲能感觉到这是殷其雷在承受了她的言语攻击后又试图做的一次挣扎,那语气几乎是恳求的,她在心里难过地想去抽自己,她这辈子亏欠了太多人,总是用伤害弥补伤害,最后总会有一个人无法弥补,可很不幸的是,那个人却是她认为全世界最能走近她心的人。可能她就是毒药,离的最近,伤的最深。

  江子仲发狠:“殷其雷,我承认我之前对你是有感情的,但是感情不代表我可以不理性地接受我们的不合适!那天之所以那么说,是出于对你最后的一丝感情,因为你马上就要面试,情绪却突然变得那么糟糕,我不想你在这件事上有什么差池,所以尽可能地去安慰你。还有我帮你的确不是出于道义,也有好奇好感,但是人总是会在相处之后才会觉得合适不合适吧?不合适不可以将就!”

  最后一句话,江子仲几乎用尽了狠力。

  殷其雷眼里的迷雾渐渐变成了哀伤,他还是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是哪里不对!”

许穆驰尹硕的小说(许穆驰尹硕)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

  江子仲冷冰冰地笑了笑:“你以为的就是对的吗?你相信的就是正确的吗?你太自负了,殷其雷!”

  江子仲说完转身走了,留下殷其雷定定地站在原地。她每走一步都在心里与他做着他们感情的告别。

第53章 Peter离开了

  许穆驰的手机又显示消息提示音,从面谈到电话到手机短信,殷其雷几乎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她也成了他们之间唯一的线,可是她除了安慰什么都做不了。

  江子仲在这件事上态度坚决地没有一丝能让人调解的余地。

  还剩一个月这学期就要结束了,学校几乎处于半放假状态,很多课程会提前结束。研究生与本科生的期末考试完全不是一个模式,除了交论文或者总结平时上课的课题,不需要进行集体性质的考试。所以江子仲这段时间几乎开始与世隔绝地窝在宿舍里写论文,吃饭叫外卖,并且提前订好了暑期回家的车票。

  许穆驰坐到江子仲的边上轻轻叹了口气,把手机丢给江子仲:“等学期结束你还是和他好好谈谈吧。他每天都问我你今天怎么样,有些话我不相信殷其雷也不会相信的,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没有资格大言不惭地说服你不用在意,可是如果你觉得有什么我们能帮到你的,你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扛。”

  江子仲很是感激,这段日子因为许穆驰的温言细语,才不至于让自己世界坍塌的速度进一步地加快,她和许穆驰的友谊很神奇地因为这件事而再次融合加深,这之于她变成了一种情感上的依赖,这种依赖代表着信任,她甚至在想,也许等到时过境迁的某一天,她可能就会把许穆驰无法猜到的原因统统都告诉她,这些从未由自己说出口的原因,她不止一次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倾诉欲。

  江子仲依旧用淡淡的微笑回应着许穆驰。

  许穆驰也并不勉强,转身又去收拾自己的桌子。这次换上杨婉兮絮絮叨叨地逗江子仲,想让她开心一点,然后被吴言傲假意出言阻止一下,两人又都不作声了。江子仲其实对她们都心存感激,一场宿醉之后,仿佛宿舍的气氛好了一点,大家对于安慰她这件事上都是一致的,四个人还正儿八经地开过一次许久许久未开的卧谈会,吴言傲虽然积极性不高,但是也还算是配合地插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其实吴言傲对江子仲的情绪略显矛盾。这个宿舍里她如果还愿和谁聊到一起,那也只有江子仲。杨婉兮明显就是许穆驰一国的,加上齐振麟,根本无法交心。也只有江子仲,她觉得是最能理解她的人,从陪着她一起在大礼堂看到尤斐和陶臻臻的那一幕起,她就该是最能理解她的人,因为江子仲也一样子在经历着不被祝福,屡受波折的恋爱,换句话说,她觉得她们在一定程度上同病相怜,是可以彼此惺惺相惜的。

  可是江子仲的做法令她有些失望,宿醉分手,一夜未归,她首先想到的不是tຊ自己,而是许穆驰。又是许穆驰,为什么所有的人都那么乐意站在她那一边?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从头到尾,连想去真心地安慰一个人的资格都要被排在后面。

  虽然如此,吴言傲还是尽力地想去安慰江子仲,即使安慰的话大同小异,她也尽量想试试,期望着江子仲也许听到她哪句话就突然想通了,从而证明自己的价值。吴言傲并不想自己真的变得特别孤独,没有人可以去帮助的那种孤独。

  宿舍又恢复到往日睡觉前的状态,大家各做各的,偶然杨婉兮会在看到什么消息时蹦出一两句话,其他人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上几句。

  杨婉兮平常晚上除了和齐振麟聊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刷学校BBS论坛,这是学校八卦的重要聚集地,许穆驰和江子仲都曾经榜上有名,许穆驰之前因为尹硕放弃面试而被称为“雅政大妲己”的帖子就是被杨婉兮第一时间看到,当然她也用自己特闷骚的ID号“清扬不惋惜”第一时间与发帖楼主开启了一场骂战,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清扬不惋惜”大概就是许穆驰本人。

  这段时间开始,杨婉兮要复习司法考试,被齐振麟定了诸多限制,收敛了很多,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看完书回来后刷一刷BBS,还要随时提防许穆驰这个监工,不能超时不能晚睡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好词好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