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芳菲陆宴知(俞芳菲陆宴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俞芳菲陆宴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俞芳菲陆宴知)

tingyu 2024-04-03 08:51:33 1

她这才发现这正是当初陆宴知相亲的那家西餐厅。

三人在最隐蔽的位置落座。

俞芳菲看着陆宴知和柳玉妍并肩坐在一起,心里的那点涟漪一点点扩散。

这次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个,显然是在约会。

俞芳菲只觉舌尖都苦涩起来,她挤出一个歉意的笑:“抱歉,打扰你们了。”

柳玉妍看了一眼陆宴知,摇摇头:“不会。”

还是跟之前一样的牛排。

陆宴知坐在柳玉妍身旁,给她杯中倒水,自觉替她切好牛排。

这次没有陆母要求,全是他自己主动做的。

这一刻俞芳菲才明白,原来陆宴知也能这么体贴。

她低下头,最爱的牛排也吃不下去。

耳边不时传来陆宴知和柳玉妍的交谈声。

两人亲密的氛围让俞芳菲心口泛起密密麻麻的痛。

突然,不知是从哪里升起的冲动。

俞芳菲脱口问出:“你们会结婚吗?”

此话一出,饭桌安静下来。

柳玉妍神色讶异,正要开口。

陆宴知却先一步点头回答:“是,我们会结婚。”

轻飘飘一句话却如重锤狠狠砸在俞芳菲的心口。

她对上陆宴知冷淡的视线,脸上最后一点血色都消失。

俞芳菲陆宴知(俞芳菲陆宴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俞芳菲陆宴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俞芳菲陆宴知)

陆宴知亲口说他要结婚了。

俞芳菲知道自己该死心了,可前世今生种种不甘却始终萦绕在心尖,挥之不去。

她始终想要一个答案,那句哽在她心里很久的话此刻问出了口——

“陆宴知,这么多年,你对我从来就没有过一刻心动吗?”

陆宴知眸色一瞬黑沉。

片刻,他却是薄唇轻启,语气冷淡:“没有。”

这次,她终于等到了陆宴知的答案。

为前世十六年的爱恋画了休止符,也该对陆宴知彻底死心。

俞芳菲眼圈一点点红了。

“好,我知道了。”

她站起身来,狼狈离开。

直到俞芳菲走出店门。

看呆了的柳玉妍才反应过来,脸色一急:“陆宴知,你怎么能这样说?赶紧跟上去和俞小姐解释清楚!”

第10章

陆宴知语气冷淡:“没什么好解释的。”

“怎么不能解释了?”

柳玉妍在一旁干着急,秀气的眉头紧蹙:“你当初拒绝我,不就是因为喜欢俞小姐吗?”

陆宴知动作一僵,下意识否认:“我怎么可能喜欢她?”

闻言,柳玉妍重重叹了口气。

“你当初第一次跟我见面时,就说我跟你认识的一个人完全不一样,你说那个女孩喜欢打扮、张扬明艳,喜欢笑,喜欢小资生活。”

“听着像是嫌弃,可你自己大概都没意识到,你在提及她时会不自觉露出笑来。”

“后来见到俞小姐,我就知道,你口中的那个女孩是她。”

柳玉妍每说一句话,陆宴知的神色便僵一分。

见状,柳玉妍语重心长劝陆宴知:“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要让自己后悔。”

陆宴知没有回话,只手攥成了拳。

这天晚上。

陆宴知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便赶到酒店找俞芳菲。

刚到门口,却先跟郑远泽撞了个正着。

陆宴知眉头一皱,忽视他,正要迈步进酒店。

“陆宴知是吗?”

身后郑远泽却叫住了他,目光打量着他,随即嗤笑警告——

“芳菲是个当演员的好苗子,你不喜欢她就请不要常来招惹她,耽误她的大好前程。”

陆宴知心口一沉。

就在这时,俞芳菲提着手提箱从酒店出来。

见到两人,她神色一愣。

郑远泽当即换了温和笑脸接过她手提箱:“快点结束,我们得赶去渡口坐船了。”

“嗯。”俞芳菲点点头。9

周遭只剩两人。

陆宴知还未开口,俞芳菲看见了他风衣口袋里露出红色一角,像是喜帖。

心蓦地收紧。

俞芳菲先一步张口,语气颤抖:“陆宴知,你的喜酒我可能喝不成了,我今天就要去港城了。”

这话让陆宴知眉头蹙紧,他试图解释:“不是的,其实我……”

俞芳菲却急促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觉得对我过意不去,放心,我现在已经翻篇了!”

霎时,陆宴知的解释哽在喉咙,他哑声问:“什么意思?什么叫翻篇了?”

俞芳菲故作潇洒看向前方。

“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了,我也已经不喜欢你了。”

一句话,如闪电般将陆宴知劈在原地。

此时,从渡口方向传来汽笛声。

俞芳菲看向陆宴知,露出最明媚的笑:“我去港城以后,应该就不会再回来了。”

“再见,陆宴知。”

俞芳菲朝他挥手,大步离开。

陆宴知怔怔站在原地。

过了不知多久,他远远看着俞芳菲乘坐的轮船一点点驶离渡口。

心脏骤然好似空了一块。

……

1997年,港城回归。

陆宴知受邀来港参加两地建研交流会。

到入住的半岛酒店。

身旁的接应人跟他介绍——

“陆院士,这里是港城最好的酒店,那个当红女星俞芳菲也经常在这里住,她最喜欢这里的早餐了。”

话音落地,陆宴知脚步一顿。

接应人看见他脸色忽的冷沉,心一下提起,小心翼翼询问:“陆院士要是不喜欢这个酒店,那我们换一家?”

“不必。”

陆宴知淡淡吐出两个字,踏步进去。

舟车劳顿,他只想早些回房休息。

拿到房卡回房。

陆宴知当即收拾好行李箱,拿着衣物进了淋浴间。

等他洗完澡出来。

正擦拭头发,听见门口叮的一声。

竟有人刷开了他的房门。

陆宴知脸色一冷,走过去,却见到浑身酒气的俞芳菲走进来。

那张这些年只能在电视报纸上看见的美艳面庞,就这么猝然映在他眼中。

原本要问责的话一下哽在喉咙。

醉醺醺的俞芳菲走路不稳,趔趄了下,陆宴知下意识伸手扶住她。

俞芳菲却浑身一颤,下意识推开他,自己却跌倒在地。

“你是谁?你怎么在我房间?!”

她慌张抬头,对上陆宴知隐晦视线,登时浑身僵住。

“我是陆宴知。”陆宴知声音喑哑。

他拉住她娇软的手。

“好久不见,俞芳菲。”

第11章

四目相对,房间里只剩下墙上的钟声在滴答滴答。

看着面前男人的脸庞,俞芳菲脑中轰然一片空白。

时隔多年,她从来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跟陆宴知重逢。

不知过了多久。

她的酒意瞬间消退,脑子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回过神来,俞芳菲触电般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回。

她推开他,站稳了身形。

多年的演戏生涯已经能让她不露声色地掩盖好自己所有的情绪。

因此,此刻的俞芳菲神色平静,状似神态间只有诧异:“陆宴知?好久不见,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宴知眸色沉沉盯着她。

面前的俞芳菲笑容保持得十分恰好,就像他只是她过往中的一名普通朋友。

甚至连普通朋友都不算,就只是一个认识的人。

这让他的眉头不觉轻蹙。

半晌,陆宴知才开口回答:“来参加交流会。”

俞芳菲闻言若有所思点点头。

气氛好似在无声中再次变得凝固。

两人之间,似乎变得尴尬无话可谈。

俞芳菲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房卡,抬眼环顾房间,这才反应过来。

“抱歉,看来是我走错房间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房卡能刷开你的房间,看来得跟酒店反映一下了。”

陆宴知并不说话,只紧紧盯着她。

视线莫名炙热。5

让俞芳菲下意识避开了视线,她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那么,祝陆院士你的交流会顺利,我就先回自己房间了。”

落下话后,她转身,毫不留恋打开门离开。

背影一如九年前那般潇洒利落。

陆宴知眸色微沉,良久,他低头看向刚刚握过她的右手,不觉一点点紧握。

次日早上八点。

陆宴知提着手提包准备去往交流会。

电梯抵达一楼,打开门的瞬间,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声入耳。

“俞芳菲!”

“俞芳菲!能不能签个名?”

那些人围着中间的人不断喊着。

陆宴知走向门口的脚步微顿,走向门口时不觉往后看去,只见俞芳菲正被保安护送着往前走,听见呼喊声,她脸上扬起笑,淡然平和地跟他们挥手。

那笑容看起来亲和无害。

可陆宴知却认得出来,那是她装出来的。

就跟昨晚在房间里的笑一样,是她装出来的。

因为他见过她发自内心的笑是什么样的,见过她发自内心开心是怎样的。

他就这么远远看着。

看着俞芳菲在跟他们打过招呼后被护送着上了一辆车,车一点点远去。

陆宴知神色微顿,很快也转身上了来接他去交流会的车。

这场两地建研交流会直到下午五点才结束。

走出会场。

陆宴知神色疲惫正要回酒店休憩。

“陆院士!停步!”

有一道带着明显粤语口音的男声匆匆追上来,叫住了他。

陆宴知应声停下了步子,回头看去,是一名穿着导演马甲的青年男人。

男人神色欢喜上前来,说着磕磕绊绊的蹩脚国语:“陆院士,我姓李,是做导演的,我正在导一部关于建研题材的戏,想邀请您过来做专业指导,您有时间可以看看吗?”

那人说着向他递来了一张名片。

“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

陆宴知没有多听,转身就要离开。

“陆院士,您考虑一下吧!不需要耽误您太久,我真的很有诚心来邀请陆院士的,我这部戏还请了当红女星俞芳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好词好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