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章节列表

tingyu 2024-04-03 08:51:20 1

  咔嚓指甲终于断了,掌心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地板上。

  冯伯惊呼,“小姐,你手受伤了。”

  李幼雪摇头,脸色竟然恢复正常了,用另一只手抹掉眼泪,“所有问题都会有三种以上的解决方案,只要找到问题就不怕了。”

  哪怕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小姐,冯伯依旧不敢看她的眼睛。

  那是怎样一双眼呀?

  眼白血红,瞳孔黝黑得像抹不开的黏稠浓墨,哪怕配上天仙的容颜,也骇人得很。

  冯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小姐是在五岁的时候,从那天起,哪怕他身在江家,也无法摆脱李家小姐对他的影响。

  这件事情他谁都没有说,哪怕多年的老夫妻,也从未提过一个字。

  为何不说?心态和理由都很奇怪,就像怀揣一个全世界都不知道,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那种等待的心情会让人莫名的激动。

  而这是他生活中最大的期待。

  也正因为他嘴严,慢慢取得了李幼雪的信任。

  两人从未挑明聊过此事,只是心有灵犀守护,看着精雕玉琢的小姐慢慢长大,那种成就感光是想想就忍不住战栗。

第50章 被撕扯的灵魂

  李幼雪情绪平复,恢复正常后,安排自己带来的人收拾庭院。

  江恺沣站在自己的房间窗户边,刚好可以看见拿着花剪剪残花的李幼雪,无力感让他长叹一口气。

  李幼雪刚被抱回来时,粉团粉团的,却始终沉睡着,呼吸声很轻很轻,若不是身上还有温度,江恺沣都以为她死掉了。

  那会儿江氏正处于快速发展期,李生南是江云商的左膀右臂,每天忙的饭都要抽空吃,哪里能照顾得了一个连奶粉都吃不了的婴儿?

  是江母主动提出放在江家生活,江家后山养了牛羊,原本是为江恺沣准备,如今喂养一个小婴儿绰绰有余。

  江恺沣每天除了上课还多了一个新的任务,就是帮忙照顾尚在襁褓之中的幼雪。

  在没有幼雪之前,他的确是一个只愿意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但自从家里有了一个小奶娃,他总会下意识分出一部分精力去观察她。

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章节列表

  看着她从一个小小婴儿到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每天满屋子转悠找哥哥,可他始终都站在她世界的门外,只观察不介入。

  也正因为如此,他太了解楼下这个精致的女孩儿。

  她喜欢自己不假,但这份喜欢中的控制欲和占有欲占了极大的一部分,这是他拒绝靠近的第一个原因,随着她慢慢长大,江家接连出事,他控制能力逐渐增强,对人心人性了解越深,越知道她与自己在某属性上是一类人,是不能靠近的。

  他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上出了问题,同样他也知道,她身体与精神上同样出了问题,至于问题多严重,是否能够自控自愈她从来不提及,自己也不过问。

  一起长大的十几年里,李幼雪对他有一种天然的分享欲,除了这件事。

  江恺沣也是在无意中发现李幼雪情绪偏执到病态却不自知的一面,他有尝试引导和开解。

  后来江氏出事,李幼雪就回到了李家生活,自身能量弱到勉强活下来,无暇顾及她的状态。

  等多年后再见,才发现哪怕强大如他也已无能为力。

  李幼雪张开眼睛,江母和江恺沣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可她全都留不住。

  江母对她而言,亦师亦母,一点点陪伴着tຊ她长大,很多个无法入睡的夜晚,都是江母搂着自己轻声哼着好听的童谣哄自己入眠,早上睁眼醒来,依旧能闻见她身上的味道。

  幼雪知道自己从小就比别的女孩子早熟,江母因材施教,江哥哥有的她统统都有,她也一直相信自己就是江母的女儿。

  江母活成了她最羡慕的样子,有爱她的江父,生了一个优秀到让所有同龄孩子黯然失色的儿子,端庄温柔且有智慧。

  是江母让她知道,一个女人可以活成什么样子。

  江母在她怀里咽气的那一刻,她身上最重要的一部分被硬生生剜掉了,那种痛每每入夜都会让她无法入眠。

  旁人从来不知,她有一个无比珍贵的枕头,谁都不许碰,里面放的不是枕芯,而是江母曾经穿过的睡衣。

  药物也无法让她入眠的夜才会拿出那个枕头,闻着江母生前身上的味道,瞬间入睡。

  随着江哥哥与自己一日比一日疏离冷淡,她的失控感越来越强,哪怕父亲给她再多的卡和新衣服也无法填补。无数个夜晚她都会从梦中惊醒,江哥哥结婚了,新娘不是自己。

  越是拥有过,越无法接受失去。

  江母是,江恺沣是,李幼雪亦是如此。

  那种怅然若失,空落落无处安放的灵魂是那样的孤独和无聊。

  所以,她理解江恺沣的离开,也愿意等待。

  等待残破的灵魂归来与自己重逢,她无比坚定地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填补江氏父母带走的那一部分,因为自己是江伯母言传身教养出来的孩子。

  两道视线跟着彩色的玻璃在空中交汇,李幼雪笑了,笑容如冰雪中开出的雪莲花,极美。

  江恺沣后退半步,将视线收回来,随着交汇点分离,花瓣慢慢合拢,再次藏进冰雪之中。

  玫瑰花的刺扎进了手指,李幼雪仿佛没有看见,任它扎进肉里,越来越深,可惜肉体的痛无法转移半分内心的痛。

  江恺沣用指纹和虹膜同时打开书房的门,看到黄铜猪依旧静静地躺在桌上,心稍稍松了片刻。

  自己和父母各自有自己的书房和卧室,分别都是各自的指纹加虹膜才能打开,后来他长大了,父母便将他的指纹和虹膜都录入了进去,除非将这栋楼推倒,旁人是无法进入这些房间的,包括地窖。

  这也是李幼雪能自由出入这里,而夏氏夫妇没有阻拦的原因。

  另外,他们还有更重要的工作,之前后山的牧场里还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好词好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