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初宜霍延精选言情小说- 宋初宜霍延全文在线阅读

tingyu 2024-04-03 08:35:57 1

  而M国正值形势混乱,求助于当地的官方并不会有多大的作用,相反,欧臣可能早已在附近设好坑,就等着他一脚踩下去。

  所以,他果断放弃了M国这边的求助路,让杨宁自己回国。

  也亏得欧臣在这边肆无忌惮,不用霍延搜集尤生就能提供出一堆罪证,唯一的难处是——欧臣已经改了国籍,所以哪怕霍延提供再多他在M国的罪证,国内也依旧没有问责的立场。

  但——在霍延前往M国之前,同意了和欧臣的合作。

  那些文件,那些似真似假的数据,加上欧臣在国内产业涉及到的灰色地带,几天时间过去,这张通缉令终于下来。

  可是这些,似乎都慢了一步。

第650章 冲着他去

  “让我助理过来,还有,给我一张地图。”

  霍延很快说道,声音平静淡定的,“手机呢?把手机给我一下,我要打电话。”

  说话间,他已经回到了床上。

  ——他不能乱。

  欧臣能在前天晚上就下落不明,肯定是收到了被查封的消息,进而推断自己已经上了通缉名单,更明白这个时候出境的话,肯定会有警务人员在那里蹲着他。

  所以,他一定不会着急离开。

  所以现在很有可能……他现在还在M国内!

  所以,宋初宜也在。

  只要他们还在这里,他就不信揪不出来!

  “陆总。”

  杨宁很快到了。

  霍延很快抬起头,“我交代你的事办的如何?”

  “在这里,这是我这几天查到的关于欧臣的全部资料。”

宋初宜霍延精选言情小说- 宋初宜霍延全文在线阅读

  杨宁立即将手上的东西递上。

  说真的,霍延对于欧臣的印象并不多。

  尽管两家说是世交,但在那个圈子里,情谊远比利益薄弱,站在高峰时看的都是好风景,身边也都是好人。

  但一旦跌入山底时才会发现,踮起高峰的是一具具的白骨,而你尚在半空时下面的东西就已经张大了嘴巴,等着将你的骨肉全部侵吞入肚。

  而欧家的没落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投资失败,公司资金链断裂,他父母因非法融资入狱,公司最后也被收购侵吞。

  说起来,当时吞并欧家他似乎是插了一手,但那是所有人都会做的事,不那么做才是傻瓜,怪不到他头上。

  只不过欧臣的父母承受能力太弱了一些,他父亲入狱不到两个月就在狱中自杀,母亲则是生了重病,后来因为生病被批准狱外治疗,欧臣为了帮她疏通关系四处求助,却无一人伸出援手。

  于是,他母亲很快也撒手人寰。

  这么一看,他的经历是有点惨,但……跟霍延又有什么关系?

  霍延往后翻了翻,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欧臣如此针对他的原因是什么?

  从他回到姜城、入住陆宅,一切看上去似乎都极其自然,但霍延知道,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从一开始,他就是冲着自己去的!

  甚至连宋初宜最开始可能都不是他的目标。

  毕竟如果他真的对宋初宜念念不忘很多年的话,不可能将近十年的时间不闻不问。

  所以——他是因为自己才要抢走宋初宜的!

  霍延的脸色越发难看,在翻了好几页都没有查到结果后,他心中越发焦灼,抬手一扬!

  那些资料便直接落在了地上,散了一片。

  杨宁在旁边看着,却是一个字都不敢说。

  霍延闭着眼睛,在反复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后,自己弯腰将东西捡了起来。

  小腹处的伤口被挤压到,痛楚让他的额头都冒出了层层冷汗,但他丝毫不在意。

  杨宁立即上前,但刚帮他捡了两张,却发现霍延整个人突然定在了原地,手指紧紧的捏着一张照片。

  他有些好奇的垂眸——那是欧臣在外国某医院的照片。

  “陆总,这有什么问题吗?”杨宁问。

  “你去查一下。”霍延哑着声音说道,“陆锐的那个私生子之前是在哪里接受的治疗。”

第651章 最讨厌的

  橙宁醒过来时,人是在床上。

  外面似乎下雨了,她听见了雨从屋檐滴落在地上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发霉的味道。

  她的脑袋是昏沉的,身上也是一阵冷一阵热,后背处的伤口似乎发了炎,犹如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她忍不住抬手想要去抓,但很快的,她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在一起,根本无法动弹。

  她又抬头看向了房间的其他地方。

  除去她身下的床外,这房间没有其他任何的物件,但旁边一个低矮的窗户却是开着的。

  透过那窗户橙宁可以看见外面桑桑葱葱的树林,再往前面似乎还有一片海域。

  橙宁正盯着窗外看的时候,有人将门推开了。

  她立即转过头。

  “你醒了?”欧臣靠在门上,笑着看着她。

  橙宁抿着嘴唇看他。

  “要不要吃点东西?”他问。

  橙宁犹豫了一下后,点头。

  欧臣这才抬脚往她这边走了过来。

  橙宁这才发现他手上提了个饭盒,而且他也没有要将她手脚解开的意思,拆开饭盒后便舀了一勺粥递到她嘴边。

  “我要自己吃。”橙宁哑着声音说道。

  欧臣看了看她后,笑,“那不行,我一把绳子解开,你肯定就想逃跑了吧?”

  “我不会……”

  “可是,你骗了我太多次了啊,宋初宜。”

  话说着,欧臣将勺子放了下去,笑盈盈的看着她,“那天在医院,是你通知尤生我们在什么地方的是吗?”

  ——尤生到的时间太快了。

  快到他甚至都有些反应不及,而且尤生甚至连其他地方都没有去找,直冲医院。

  他怎么能那么肯定霍延和宋初宜在那里?

  这个问题欧彻要是想不明白的话就真的是蠢透了。

  此时他的话说完,橙宁的嘴唇也明显抿了一下,欧臣脸上的笑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标语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