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砚之许染清(许染清赵砚之)新上热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许染清赵砚之)完整版阅读

kongkong 2024-04-03 08:18:20 1
赵砚之许染清(许染清赵砚之)新上热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许染清赵砚之)完整版阅读邵新摔门而出后直奔新星总部而去,如果说得知尤翠翠勾结翟方给许染清下药,他只是生气,生气她们竟然侮辱他的人格,还极度不信任他的魅力,那他这一次就是愤怒了,嫉妒的愤怒!
尤翠翠和尤远航兄妹这是在拿他当冤大头!
拿许染清吊着他,从他手里挖资源、挖人脉!
尤翠翠的供词中并没有说尤远航也参与了,但他邵总可管不了那么多,就算尤远航没参与又怎么样?
他可是尤翠翠的亲哥!
而且最后的好处都是他拿了!
他邵新是供着他尤远航成了影帝,成功出圈!
不,不,尤远航比尤翠翠更可恨!
尤翠翠至少还想着拿了他的东西,就拿许染清来补偿他!
尤远航是拿了他的东西,还想把许染清这个饵原封不动地收回去,留给他自己做贤良淑德的正房大老婆!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邵新越想越怒,一路将个跑车开出了飞艇的速度。
“叮铃铃——叮铃铃——”
邵新这时候哪有心思接电话,正要随手挂断,就见手机屏幕上闪烁着两个大字“九叔”。
邵新手一抖,立即换了个方向,接了电话。
冷淡的嗓音从话筒传了出来,“牌照XXXX的车是你本人在开?”
邵新莫名,九叔亲自给他打电话就是为了问这个?
他下意识嗯了一声,电话那头本就冷淡的嗓音更冷了,“那看来我没看错,从今天起,一年内,你不许再碰跑车。
如有再犯,你名下所有跑车都会被拍卖,所得会在邵氏慈善夜全部捐出”。
邵新,“……”
等等,发生了什么?
那头却根本没等他反对就利落挂了电话。
“嘟嘟”的挂断声传来,邵新才反应了过来,愤愤一把捶上喇叭,草!
他好不容易超次速,怎么就被那个煞神看见了!
甚至,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跑车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邵新也没了开车的兴致,靠边停了车,打电话让司机来接,靠在车边点燃烟。
经过这一出,他被怒气冲昏的大脑反倒渐渐冷静了下来。
第一支抽完后,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像对付尤翠翠般如样炮制尤远航的想法了。
尤远航是他好不容易捧红的,就算要毁了他,也至少得先帮他把钱挣够再说!
至于尤翠翠,一个不能给他带来任何价值、只会时时刻刻提醒许染清曾经的“屈辱”的小助理——
邵新阴森一笑,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一个个地,还真当他邵新是二世祖、冤大头了!
他想到这,忽地想到另一个可能——许染清是尤家童养媳这件事,翟方知不知道?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就立即肯定了,翟方绝对知道!
那个女人向来精明厉害,许染清是她一手捧红的,对于自己手下最值钱的摇钱树,她能连她的婚姻状况,有没有男朋友都不摸清楚?
更何况,这样的事又不算难查,她只要派个人尤远航的老家随便问一问就能问出来!
好啊!一个一个地都把他当猴耍!
当时,他因为许染清的话,直接把翟方从许染清身边踢走了,后来又爆出翟方和尤翠翠勾结起来坑他和许染清的事,他也没拿她怎么样。
毕竟是陪着他一起为新星创下基业的老功臣,他已经从她手下拿走了最来钱的许染清,够了。
现在看来,远远不够!
邵新站在路边,一支一支地抽着烟,恶毒的点子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
等司机来接他回了新星,他又变回了平日那个吊儿郎当、却绝对算得上风流潇洒的公子哥儿。
他先吩咐把翟方叫过来。
翟方自从那天被逼问出下药之事后,一直十分忐忑,私底下也在谋划着脱离新星的事,这乍一下被叫过来更是心惊胆战。
不想邵新态度却还算不错,顾自抽了支烟,晾了她一会后,就故作老成地语重心长道,“翟姐,不是我邵新不讲情面,实在你这次做得太过了,竟然算计到我头上了!
我邵新虽然算不上有出息,但违法犯罪,给我邵家抹黑丢脸的事是绝对不会做的!
那天幸亏颜颜后来清醒了过来,不然,我邵新成了什么?迷JF?是要去坐牢的!”
翟方一听他这话头就知道事情有转机了,邵新这是在给她台阶下!
翟方立即就坡下驴,诚恳又真诚地道了歉,又开始甩锅,“其实这件事归根到底要怪许染清那个小妮子,实在是不识抬举。
邵总看上她,是她的福气,为抬高自己的身价,矜持矜持也就算了,还真搞什么宁死不屈不成?”
邵新不悦,“说什么呢?我爱的就是颜颜那股子清纯不媚俗的劲儿!”
那许染清要是个丑八怪,看你还爱不爱她那股子清纯不媚俗的劲儿!
翟方默默腹诽,诚恳道歉。
邵新摆手,“算了算了,我已经把颜颜从你身边调走了,也算是给了你没脸,够了,咱们在这件事情上平了,就此抹过,行不行?”
翟方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却一连声地应了,笑道,“什么平不平的,邵总这是太抬举我了”。
邵新叼着烟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简历,“这是我手下一个兄弟,想跟着尤影帝混口饭吃,你帮忙安排一下。
翟姐,咱打个商量,我也算是拼了老命才把尤影帝捧红了。
现在是不是轮到他为咱们新星出点力气了?
他毕竟是你手下的人,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我看啊,就按你之前给颜颜的安排,照样给他来上一份就行。
不然颜颜还老是觉得我捧自己公司的艺人是理所应当的”。
翟方立即明了,邵新这是人还没弄上手,急了!
想从尤远航下手,给许染清一点压力。
翟方从桌面上取走简历,试探开口,“这几天,尤影帝怎么也找不到许染清,是邵总给藏起来了?”
邵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个能耐藏她?她本事着哪!
拿着我的钱,刷着我的身份证订房间,叫客房服务,生生把自己吃胖了五六斤!
却连门都不让我进,我就没见过这么白眼狼的!”
翟方更加确定,邵新这是发现自己没本事搞定许染清,又想起她的好来了!
他现在是想从尤远航下手,一旦他发现从尤远航下手没用,说不得哪一天就要暗示她用他口中“下三滥的招数”对付许染清了。
这些公子哥们都一个样,玩的招数数来数去,就那么几招。
翟方心下鄙夷,脸上却满脸堆笑,“那还不是邵总你疼她!要我说啊,年轻人间就要玩这么个情调,才有趣味不是?”
邵新哈哈大笑,两人之间的嫌隙在此刻似乎一扫而空。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好词好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