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江扶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完整版在线阅读章节列表_笔趣阁

tiantian 2024-04-03 07:48:24 1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江扶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完整版在线阅读章节列表_笔趣阁  江扶月又在锦国公府坐了会儿,等天上的太阳没那么大了,才起身离开。娰
  来的时候是主仆三人,回去的时候多了五人,阵势颇有些浩大。
  主仆三人坐在马车里,惊蛰把一摞纸从怀里拿出来,道:“夫人,她们都已经签了死契,您看看。”
  江扶月将那几张契纸接过,只大概扫了一眼,便叫惊蛰继续收着了。
  “夫人,牙行那地方鱼龙混杂的,要不一会儿奴婢过去就行了,您在外头等着吧。”惊蛰有些担心。
  江扶月却是摇了摇头,道:“怕什么,这几个的身手你也见了,连跟国公府的护卫都能过几招,外面等闲人谁是她们的对手啊。”
  “可……”惊蛰还是不放心。
  江扶月摆了摆手,止住了她的话头:“好了,我睡一会儿,到地方了再叫我。”娰
  说完,江扶月往后一靠就闭上了眼。
  惊蛰和谷雨对视一眼,只好不说话了。
  三五行是京城里最大的牙行,不管是买下人还是买宅子,来这儿总能找到满意的。
  许多勋爵人户都喜欢在这家牙行里头挑人。
  马车在三五行门口停下,江扶月刚一露面,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妇人就连忙迎了上来:“哎哟,顾夫人!您怎么亲自过来啦!”
  那妇人荆钗绾发,穿着一身布衣,袖子往上卷了一截,愈发显得利落。
  江扶月搭着她的手下了马车,道:“家中尊长觉得府里冷清,想再进些新人,可有合适的?”娰
  “有!您来的正是时候呢!”妇人极有分寸,扶着江扶月下了马车之后便退开了tຊ一步,并不显得过于殷勤,“早上刚送了一批人过来!夫人里头请,我把人叫来给您看看!”
  江扶月点点头,便跟在妇人身后一起走了进去。
  ——
  此时,三五行里头人来人往,有妇人带着丫鬟出去的,有妇人带着没被选中的丫鬟回来的,也有过来替主子挑人的下人。
  妇人知道江扶月身份贵重,一路上格外小心翼翼,引着她进了内室。
  内室里除了几张桌椅之外就再也没有旁的陈设,看上去十分简陋。
  那妇人亲自给江扶月上了茶,便转身去后院叫人了。娰
  江扶月这才有空打量着那几个刚签过死契的丫鬟。
  几个丫鬟连忙低下头,不敢与她直视。
  “不必害怕,”江扶月放柔了声音道,“你们现在都穿着锦国公府的衣裳,跟我回去不太妥当,我看你们身量都差不多,谷雨,你带一个出去,按着她的身量,给她们各自挑一身衣裳换了。”
  “是。”谷雨走上前随手点了一个,带着她走了。
  没过一会儿,先前出去带人的妇人回来了。
  她带回来七八个模样清秀的女子。
  “夫人看看,这些可还看得过眼?”妇人笑着道,“别看她们年龄小,这些小丫头,做起事情来可是利索呢!”娰
  江扶月点点头:“话虽如此,但这娇弱的模样,我看了都不忍让她们劳累,劳烦妈妈再去挑一些能做粗活的过来吧。”
  妇人笑着点头应是。
  没一会儿,内室的门再次被人推开,是谷雨赶在那妇人之前回来了。
  “你倒是利索。”江扶月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抬步往外走。
  惊蛰看向那些由妇人带来的年轻女子,道:“都随我一道出去吧。”
  “是。”女子们乖顺地低着头,跟在惊蛰身后出去了,把这内室的空间留给那五人更换衣裳。
  这间内室旁边还有两扇房门,想来作用跟这间内室是一样的。娰
  江扶月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这时,边上一道房门被打开,从里头走出一男子。
  男子身姿欣长,身穿一袭玄色圆领袍,衣料倒是金贵,上头却连个绣花也没有,腰间围着躞蹀带,更显英姿。
  “顾夫人?”那是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江扶月抬头一看,顿时有些无奈。
  “沈大人……”江扶月笑了笑,“好巧。”
  还真是奇怪,以前不知道沈传,便从未见过,可自从注意到了沈传之后,怎么在哪都能遇见。娰
  似乎知道江扶月在想什么,沈传也忍不住笑了:“或许是我跟顾夫人太有缘分了。”
  他也是刚从宫里出来,想着先来一趟牙行问问情况,没想到竟能遇上江扶月。
  江扶月点点头,扫了一眼跟在沈传后头的妇人,道:“沈大人也是来挑下人的?”
  沈传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我就一个人,用不上旁人伺候……我是来挑宅子的。”
  “挑宅子?”江扶月一愣。
  对上那双幽深的凤眸,江扶月懵了一瞬,又很快反应过来:“沈大人原来知道了?”
  沈传微微颔首,郑重地拱手行礼道:“多谢顾夫人当日慷慨之举,此恩情在下没齿难忘,可也不知道该为夫人做什么。娰
  听说夫人有朋友不日要来京中,正需要一间宅子,在下便想着尽快搬出去,夫人也省得四处奔波。”
  他听说江扶月在安远侯府过得不好,侯府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得靠她一个人,如今又要为了宅子的事情费神,再多心血也禁不住这么煎熬啊。
  江扶月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不必了,沈大人重新找宅子需要时间,收拾收拾搬出去也需要时间,总之……”
  江扶月话没说完,但沈传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总之,宅子的事儿,沈传是帮不了她了。
  沈传思索了一瞬,道:“不如这样,宅子我还让三五行找着,到时候若是有合适的,我便先替夫人定下。
  夫人身在侯府内宅,进出不方便,此事就交给我去做吧。”娰
  闻言,江扶月不由得抬头看她。
  听说沈传如今已经是陛下面前的红人了,眼看着就要位极人臣,这样的人,竟然替她去找宅子?
  对上江扶月的目光,沈传微微一怔:“夫人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
  “……只怕沈大人贵人事忙,不好劳累大人。”
  沈传脸上现出一抹笑意:“夫人放心,我刚替陛下办了一件差事,陛下很满意,放了我几日假,而我素来是闲不下来的,能替夫人把这宅子的事情办了,也正好抵消了无聊烦闷。”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江扶月也就不再推辞,直接把腰间的玉佩取下了给了他:“那就劳烦沈大人了,沈大人拿着这枚玉佩,便可以去汇丰钱庄支用银子,若是有地段好,环境好的宅子就定下吧,不拘什么价格。”
  沈传伸手接过:“夫人放心,一有消息,我就托谢少夫人给您传话。”娰
  江扶月点点头,笑道:“多谢沈大人,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说说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