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玉宜陆承景是的小说-《沈玉宜陆承景》完整章节阅读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

xiaoy 2024-02-25 22:18:23 1

说完她的桃花眼看向老族长,带了几分探究:“不过我也有点好奇,这义庄已经属于村子的外围了,您是怎么一下子找到这里来的?”

  老族长闻言眼中闪烁了几下说道:“大老远听到这边有动静,这才带人过来看看,这不是巧了吗,在这里遇到了你们。”

  “不过……”老族长四下张望了一圈,说道:“你们怎么会来这个晦气的地方?”

  沈玉宜还没说话,那老太太突然从她背后窜了出来,一脸兴奋地叫道:“撞鬼了!他们撞鬼了!”

  接着又脸色又变的小心翼翼,抓住了老族长的胳膊,凑上去说道:“老头子,他们……冲撞了鬼新娘了!”

  老族长顿时脸色一变,一把扯开老太太,皱眉道:“于五家的,好好看看我是谁,别乱认!”

  说着就冲后面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找了找手,有些嫌恶的说道:“赶紧把人弄回去,疯疯癫癫地在外面,不像话!”

  等人走远了以后,他怀疑的目光才落到了沈玉宜和陆承景身上。

  现在他身边的几个年轻人都是他本家,想到刚才老太太的话,又想到这两个根本不听劝到处乱跑的人,不由得生出几分烦躁,便毫不避讳地说道:“沈姑娘,如果刚才于五家的说的是真的,我就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了。”

  她还没质问他呢,这个满嘴每一句实话的老头子倒是先倒打一耙。

  沈玉宜嗤笑一声,正要说话,身后却忽然响起了一声猫叫声,漆黑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的猫叫声格外瘆人。

  她立刻回过头,只见一只大黑猫不知何时窜进了义庄,她惊叫道:“不好!”

  义庄中有尸体,尤其是还有一具刚死不久的女尸,若是那黑猫触碰到了尸体,一定会引起尸变。

  老族长以为她故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有些生气地说道:“沈姑娘,老朽也活了这么多年了,这种小把戏还骗不过我。”

  话音刚落,义庄那边就有了动静。

  那是极大一声“砰”!像是一个重物狠狠摔到了地上,紧接着黑猫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翻出义庄的墙头,转眼就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里。

  沈玉宜立刻从怀中掏出几张明黄色的符箓捏在手中,神色严肃地说道:“黑猫跃尸,里面恐怕已经有尸变了。”

  老族长身后的两个年轻人面露恐惧,五大三粗的人竟缩着身子躲在老族长身后,战战兢兢地问道:“那……那可怎么办……”

  没说完,义庄那边就有了动静,只见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素色麻衣的女子直直从里面跳了出来。

  她似乎迷茫了片刻,接着感知到了这边有人的气息,登时就变得龇牙咧嘴冲了过来。

沈玉宜陆承景是的小说-《沈玉宜陆承景》完整章节阅读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

  沈玉宜眯起眼,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各夹了两张符箓,对陆承景说道:“陆承景,制住她!”

  “嗯。”陆承景随手捡过路边一根又粗又长的树枝,刷一扫就挡了上去。

  发生了尸变的女尸力气极大,纵使是陆承景这样久经沙场之人,也被她冲击得往后退了几步,女尸口中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沈玉宜瞅准时机,飞身上前,以极快的速度将两张符箓贴到了女尸的额头和后心的位置,接着四下看了看,从一棵桃树上掰下来一根尖细的树枝,没有丝毫犹豫,瞬间插入了女尸心口的位置。

  刚刚还在质疑沈玉宜能力的老族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差点晕厥过去,沈玉宜和陆承景极有默契的配合让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质疑的话,只讪讪一笑:“两位果然……是高人,身手还这么好,我放心了,放心了……”

  沈玉宜面色不善地看着面前已经一动不动了的女尸,好在三具女尸里只有这一具刚死不久,若是三具一起尸变,倒还真是个麻烦事。

  她回过头,直接向老族长问道:“这义庄中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老族长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又换上了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说道:“这义庄啊,说来也有一些年头了。”

第87章 拙劣的谎言

  他的目光看向义庄背靠着的崇山峻岭,缓缓说道:“这房子本是于家村一处废弃的房屋,背靠着清风岭,这清风岭常年人迹罕至,但偶尔也会有人为了抄近道,冒险进入山中,我们村里的猎户和采药人进山的时候,偶尔会发现一些路人的尸体,于心不忍,就带回来先在义庄安置,若是无人认领,便会将人埋到那处乱葬岗。”

  “只是自从两年前那件事发生了以后,村子里的人,我就不让他们去乱葬岗了,近几日发现的尸体也只能停在这里,回头啊,再寻个地方给埋了。”

  沈玉宜听得很认真,低tຊ声重复道:“清风岭……断亲缘。”

  老族长一愣,问道:“沈姑娘说什么?”

  沈玉宜摇摇头,随口敷衍道:“只是想起一些旧事,无妨。”

  老族长没有听懂,但是陆承景确是真真切切听懂了的,她是在念当初在冷宫幻境中听到的那支顺口溜。

  清风岭……这么巧吗?沈玉宜接手的第一个单子,就是在清风岭的脚下。

  回去的路上,老族长一改方才有些嚣张的态度,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沈姑娘,于五家的说你们撞了鬼……这,这怎么撞的啊?”

  沈玉宜没有说实话,只随口说遇到了鬼打墙。

  老族长不死心,又问:“那你们是怎么破解的?”

  沈玉宜笑了笑,快步往前走着,说道:“恶鬼怕恶人,只要我比鬼还恶,自然也就不敢挡我的路了。”

  说完,她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老族长的宅子,放缓了脚步,对老族长说道:“老先生,不是我多嘴,这冥婚一事上头明令禁止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停在宅子门口,缓缓转过身,目光冷然:“冥婚说到底还是和死人打交道,时间长了难免会产生什么意外,到时候出了事可就不好了。”

  老族长猛地往下吞咽了一下口水,忙点头道:“是是是,老朽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这,这屡禁不止,也没办法不是。”

  沈玉宜笑笑没再说话,和陆承景一起回到了老族长给他们安排的住处。

  回去时,沈玉宜特意进屋看了一眼楚依依,小姑娘换了姿势,睡得正香,想来白天应该是累坏了。

  沈玉宜站在床边瞧了她一会儿,确认她确确实实睡着了,这才伸出手给她掖了掖被角,蹑手蹑脚退了出去。

  她轻轻将门关过来,进了陆承景的房间。

  他的房间里已经点上了生犀香,整个屋子异香扑鼻,沈玉宜特意转了一圈,确定屋子里一只鬼也没有以后才在桌边坐了下来。

  对正在擦拭短剑的陆承景说道:“小侯爷对今晚的事有什么看法?”

  陆承景慢条斯理地擦着剑说道:“他在撒谎。”

  这个他值得谁显而易见,沈玉宜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后才说道:“清风岭都是深山老林,四周连官道都没有,人迹罕至的地方,就算偶然有人路过,也多以青壮年的男人为主,拢共三具尸体,都是年轻女性,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陆承景将短剑收入鞘中,放在桌上接着说道:“今日诈尸的那个女子,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伤口,且打扮干净,不像山中遇险而死的人。”

  “今日从我们离开于府到出现在义庄,拢共不过一个时辰左右,但是他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来义庄……”沈玉宜摩挲着手里的茶杯,说道:“一定是预先猜测我们会去哪里,或者说,他担心我们会去哪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说说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