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行州苏云攸全文(傅行州苏云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行州苏云攸)傅行州苏云攸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傅行州苏云攸)

jingyu 2023-12-02 22:21:35 2

他又看了一样还怒气难耐的陈佩云,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几乎可以预见,未来母子成仇的局面。

……

五年后。

又是一年初春,A市机场晚上九点。

从巴黎飞回A市的飞机稳稳降落在地面。

苏云攸穿着一身暗红的绸缎旗袍,肩上披着件白色毛肩便走出了飞机。

因为是春天,所以晚风还带着寒意。

就在她微微打了个寒战时,身后的陆锦年脱下了外套给她披了上来:“我早就说了,国内的气温和国外温差很大,你偏不信我。”

望着眼前俊秀的男人,苏云攸轻轻一笑:“是是是,陆医生说的都对。”

缘分这个东西说来奇妙,上一世他们还是病友关系。

但这一世却阴差阳错在巴黎遇到,成了校友,更成了好友。

陆锦年无奈地勾起唇:“你要是听的进去,我就不用说这么多次了,小忻。”

“不说这个了,我们快出去吧,我爸妈要等急了。”

说着,两人从A口通道走出,只是苏云攸扫了一圈却却没看到父母的身影。

而原本该父母事前告诉的,接人的位置上却站着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傅行州!

第二十二章

四目相对仅仅一瞬,苏云攸便移开了眼。

三年了,傅行州曾无数次幻想过两人久别重逢的画面。

傅行州苏云攸全文(傅行州苏云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行州苏云攸)傅行州苏云攸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傅行州苏云攸)

但没有一种是以漠不相关的方式结尾的。

她眼中的陌生犹如一把刀,狠狠刺进他的心脏,击溃了他三年来自以为是的想念。

呼吸进心间的空气在这一刻都好像万根刺,扎的他生疼。

苏云攸和他擦肩而过,眼神至始自终一刻也没有停留过。

陪在一旁的陆锦年也觉察到气氛的微妙,回过头看了一眼傅行州。

随后又回神看向身旁的苏云攸:“那个人,你认识吗?”

苏云攸想都没想,直接回答:“不认识。”

短短三个字,却震的傅行川魂离惧散。

拿在手上的娇艳玫瑰也被他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机场内,又只剩下他孤单的背影。

犹如苏云攸离开C市的那天。

顺着爸爸发来的导航到家后,苏云攸下了车拿上了行李箱。

正当她准备跟陆锦年道别时,却发现他比自己还要先前一步往大门走。

“你不回家吗?”苏云攸实在忍不住问道。

闻声,陆锦年轻轻一小笑,折了回来自然接过她手上的行李箱:“我家也住这里。”

不等苏云攸反应,陆锦年已经拉着两个大行李箱往门口走去,她也立马紧跟其后。

两人同行,一直抵达苏家的大门。

一进家门,苏云攸就扑进爸妈的怀抱:“爸,妈我好想你们啊。”

她像小时候那样撒娇,享受着家人的爱。

五年的时间,爸爸的鬓角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白发。

而妈妈的眼角也多出了几条细细的鱼尾纹。

她在巴黎的这五年,时间也悄悄偷走了爸妈最好的年华。

就在她正伤感时,厨房走出了另外一对中年夫妇,在他们手上还端着菜。

“老苏啊,我还是觉得你要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

苏云攸神色怔住,愣愣地望着站在厨房口的夫妇:“这是?”

她话音落下,那端菜的中年男人也看向了她,脸上露出和蔼的笑意:“云攸是吗?我姓陆,和你爸是老友。”

“姓陆?”苏云攸不自觉的朝身后的人看了一眼。

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但她收到的却是陆锦年肯定的眼神:“这是我爸和我妈。”

苏云攸的表情从惊愣转到不可思议,但最后还是只有接受的份。

说到底只能说是缘分,她都能和人称高岭之花的陆锦年做好友。

她爸也当然能和他爸做朋友。

两家人围坐在餐桌上其乐融融。

饭后,陆锦年帮着苏云攸收拾碗筷的间隙间不经意间提到:“上次我帮你投出去的那副画有结果了。”

苏云攸眼前一亮,略微有些紧张起来:“画展方怎么说?”

陆锦年抿了抿唇,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一切顺利,明天展会的邀请函也送过来了,等下我给你。”

苏云攸翘起嘴角,眼里闪闪发亮:“那就谢谢陆医生啦。”

傅氏集团。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但大厦的顶楼却依旧灯火通明。

傅行州坐在落地窗前,用工作麻痹着自己不去想苏云攸。

可回想到她对着陆锦年的一颦一笑,他心底的情绪一点点被勾起浪潮暴雨。

上辈子,苏云攸也遇到了陆锦年……

姓陆的,真是阴魂不散!

此刻,傅行州眉眼狠厉阴沉,哪有半点外人面前的温润。

苏云攸,只能是他的!

第二十三章

就在傅行州心烦意乱时,手机里忽然弹出了一条简讯,来自陈佩云。

——行州,明天记得家庭聚餐。

傅行州直接关掉了手机,眉眼间更是冷冽。

要不是三年前,自己这么好母亲横差一手,苏云攸说不定早就和自己在一起了。

所有阻挡他和苏云攸在一起的人,都该死!

……

三年前,傅行州就独自搬了出来。

表面上是说想专心事业,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他是在默默阔张自己的帝国,未来,他将把苏云攸纳入自己的羽翼下,谁都不得伤害。

安静的环境里,傅行州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上一世的点点滴滴。

苏家二老的死,苏云攸的死。

这一次,他绝不会让那些事情发生。

苏云攸不在的这五年,他经常和好友去喝酒,只有用酒精麻痹自己,他才能好受些。

但今晚,傅行州上车后却将会所的地址改成了去苏家。

想见苏云攸的念头驱使着他,操控者他的意志。

一脚踩到油门的最底,车外的一切喧嚣都好像与他无关。

十分钟后。

傅行州飙车来到苏家的住宅后,下了车。

可抬眼望着眼前的灯火通明时,傅行州脚下的步子却变得沉重起来。

那颗迫不及待想见到苏云攸的心也沉了下来。

就在他踌躇不前时,开门声突然传来。

他下意识的躲到了一旁的墙后,但视线却一直都看着大门的位置。

果不其然,下一秒,苏云攸和陆锦年有说有笑的并肩走出来。

而后不久,苏云攸的父母和另外一对中年夫妇也走了出来。

可能是距离太近,傅行州甚至可以清楚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老苏啊,你们看看这俩孩子多登对,反正这俩孩子也到了适婚年纪,不如把事定下来。”

陆母看着走在前面的苏云攸和陆锦年很是满意。

“这婚姻大事还是要看他们年轻人自己,我们啊只能给给意见。”苏母话说的委婉。

苏父和陆父都默默走在一边,没有掺合女人间的话题。

而站在暗处的傅行州神色黯淡,站在路灯下显得格外凄冷。

抬眼望着苏云攸渐行渐远的方向,他明白,那是他再难触及的月亮。

翌日早晨。

苏云攸早早就画好了淡妆,对着戴上了一对珍珠耳饰。

看着镜子里装扮得体的自己,她出现一瞬间的晃神。

五年的时间,是真的会改变很多。

就在她对着镜子正发呆时,房间门被敲响。

苏云攸没有回头去看,直接出声:“请进。”

苏母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当看到女儿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模样时不禁有些感慨叹声。

“时间可真快啊,一下子我的攸攸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苏云攸听见声音回过头,起身走到母亲身边撒娇似得挽起手:“可我依旧爸妈的小棉袄,以后还要一直陪在你们身边。”

“傻孩子,净在这里胡说八道,好了锦年一直都在门口等你呢,你别让人家久等了。”苏母提醒道。

苏云攸轻轻点头,接过母亲的牛奶后就换鞋走出了家门。

可就在她满心欢喜打开大门,准备找陆锦年的身影时却看到另外一辆迈巴赫也停在家门口。

正当她疑惑时,一道熟悉又沙哑的声音从另一边响起。

“云攸,好久不见。”

苏云攸呼吸一窒,快步流星准备离开。

但没等她走几步,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她眼前。

出现的突然,苏云攸还来不及反应便直直撞在男人坚硬的胸膛……

第二十四章

熟悉的冷香袭进鼻间。

不用看,苏云攸都猜到了眼前的男人是谁。

但面上,她还是淡定从容,眼都不抬:“先生,麻烦让一下。”

傅行川喉间生涩。

原本他还准备了一肚子话想问,但此刻人就在眼前后,他又不知从何说起。

他们之间隔了太多对方不知道的事情。

见他不动,苏云攸背着包直接侧过身从旁而过。

但就在插肩而过的瞬间,傅行州微颤着嗓子开了口。

“你,还记得我吗?”

从前他做事向来十拿九稳,但如今面对苏云攸,他却觉得毫无胜算。

他怕她会忘记他,但同时他的心里也在期许。

但苏云攸只是抬起眼,用陌生的目光看着他:“我们认识?”

傅行州如坠冰窖,全身的灵魂一下都被抽空。

他宁愿苏云攸拿着刀杀了他泄愤,也不想被忘记。

就在这时,陆锦年抱着一束包装好的冰蓝玫瑰走了过来。

在他看到苏云攸被男人堵着时,目色随即变得警惕,随后直接把苏云攸拉到了身后保护起来。

而后毫不露怯,冷道:“这位先生,你要做什么?”

但这在傅行州眼里看来,更像是在宣誓主权。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好词好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