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苒陆淮安全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岑苒陆淮安完整版小说

tingyu 2023-09-18 13:44:51 1

大好了大概是许久都没有这样轻松过,沈听晚只觉得自己像是重新活过了一遍。

沈明之见沈听晚的身体大好,也是松了口气道:“兰鸢,你现在已经差不多痊愈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其他了。”

听到沈明之这样说,沈听晚只是愣了愣,半响才反应过来。

“这些年谢谢你,哦对了……”沈听晚一边说着,一边见玉佩拿了出来,递到了沈明之的手中:“这个还给你,这些年我欠你太多了,真的很感谢你明之。”

看着精致的玉佩,沈明之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好吧,那我就收下了,兰鸢不用跟我说谢谢,当年我们都是身不由己,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如果不是帮我守着这个位置,我也不会这么轻松呢。”

第44章 往事如风

“其实……”沈听晚还想说些什么,却见轻莲忽然从外面闯了起来。

“师兄,你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吗,哎呀真是……”轻莲责怪的看着沈明之,眼底尽是不加掩饰的倾慕和愉悦。

沈听晚当然不会不知道这样的眼神意味着什么,但年她也是用这样崇拜的目光追随着岑时霖,只可惜后来时过境迁,一切的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往事如风,被吹散了,再想起时,不过会徒增伤感罢了。

看着沈明之跟轻莲般配的模样,沈听晚也是真心为他们感到开心,只可惜沈明之不解风情,轻莲的爱慕之意已经如此明显,沈明之却还是感受不到。

“今天有风筝节哦,兰鸢姐姐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看?”轻莲欢快的声调打断了沈听晚的思绪。

沈听晚想也不想便直接摇头:“不,你们去吧,我在医馆里帮三爷一起打理就行。”

沈明之见沈听晚始终恹恹的,有些无奈起来,虽说沈听晚现在的身体好了起来,但是整个人却还是十分的消沉,想来也是因为岑时霖吧。

想到这里,沈明之只是无声的叹了口气。

轻莲见沈明之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有些愤愤不平起来:“喂师兄,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兰鸢姐姐?”

虽然轻莲的语气很是不在意,但小女儿的姿态却展露无遗。

沈明之屈指弹了一下轻莲的脑门,一脸嫌弃道:“小孩子家家,懂什么是喜欢吗?”

轻莲不开心的撅起了嘴,委屈道:“我都十八啦,师兄你就告诉我嘛。”

沈明之摆了摆手,看着轻莲人小鬼大的模样,不觉好笑:“兰鸢跟你一样,在我心中都妹妹行了吧?”

岑苒陆淮安全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岑苒陆淮安完整版小说

轻莲听此,不开心的直接推开了沈明之:“我才不要跟兰鸢姐姐一样,师兄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好不好?”

沈明之有一瞬的呆滞,但随即便反应了过来,有些紧张的推开了轻莲,心间划过一丝悸动。

“轻莲,你不要胡闹,等下师父知道,又该你吃苦头了。”沈明之装作淡定的说着。

轻莲见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忍不住着急起来,她好不容易开了口,自然是要要出答案的。

想到这里,轻莲便直接扑进了沈明之怀中,踮起脚尖吻住了沈明之的唇。

“我不管,反正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要对我负责,不然我对你负责也行!”轻莲蛮横的说着,有些焦急的攥着沈明之的衣领,愤愤道。

沈明之还没有从刚刚那个吻中回过神来,女孩温软的身体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下意识摁住了轻莲的肩膀。

“轻莲,不许胡闹了。”

“不,我没有胡闹,师兄你就告诉轻莲,你喜不喜欢我?”

沈明之被女孩悦耳的声音牵动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什么,只是看着轻莲固执跟自己告白时,他心中也会忍不住的雀跃。

这种感觉,既陌生又让沈明之害怕。

“反正师父已经知道了,师兄我这辈子反正跟定你了,反正你也不喜欢兰鸢姐姐,那为什么不接受我?”轻莲轻咬着下唇:“还是说,你根本不喜欢我?”

第45章 师兄喜欢我

“不是这样的……”沈明之下意识的解释,却见轻莲忽然开心的抬起头。

“那师兄是喜欢我?”

沈明之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这个丫头绕晕了。

“太好了,师兄喜欢我!”轻莲忽然抱紧沈明之的胳膊,像个孩子般,发生的炫耀着。

沈明之脸色有些尴尬,下意识想要推开轻莲,却被女孩缠的更紧。

“好了轻莲,这么多人看着呢。”沈明之红着脸,有些无奈道。

见目的达到,轻莲自然乖巧的安静了下来。

“嗯嗯,我知道了,我只是太开心了嘛……”轻莲笑嘻嘻的吐了吐舌头。

阳春三月,出来游玩的自然也有不少的情侣,轻莲跟沈明之走在里面,郎才女貌,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而轻莲安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一路上变得格外的安静。

天哪,她刚刚居然跟沈明之告白了,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想到这里,轻莲只觉得小脸阵阵发烫。

一旁沈明之自然察觉到了轻莲的异样,这个小丫头。

正想着,沈明之忽然垂下手握住了轻莲纤细的小手。

轻莲先是一愣,但随即便开心的笑了起来。

两人一直逛到了傍晚才回去,沈听晚从沈明之跟轻莲进屋便感觉到两人周身散发着异样暧昧的气息。

“兰鸢姐姐,师父呢?”轻莲开心的询问道。

“在里面查药呢。”沈听晚指了指里面,还没有说完,便见轻莲一蹦一跳的往屋里走去。

沈听晚看着轻莲的背影,忍不住有些好笑。

“你跟轻莲……”沈听晚还没有说完,只见沈明之无奈的扶额。

“这丫头缠人得厉害。”虽说语气带着无奈,但更多的却是宠溺,

“恭喜你们,看来我今天的决定没有错。”沈听晚笑眯眯的说着,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凌乱脚步声。

下一秒,只见几个身上染着鲜血的人闯了进来。

“你们是……”还没有等沈听晚说完,只见其中一个人直接打断了沈听晚。

“姑娘,你们这里是医馆吧,麻烦你能不能帮我们救救我们这位兄弟?”

正说着,沈听晚这才注意到说话那人身后那个受伤严重的男人。

“那先进来吧。”沈听晚侧开身体,让他们把受伤的男人扶了进来。

张三爷从里面出来时,见到受伤的几个人穿着军装,脸色微微一沉。

“你们走吧,我这里治不了。”

见张三爷态度坚决,沈听晚忍不住有些奇怪起来。

这段时间,跟张三爷相处起来,虽然张三爷脾气怪异,但也不会不救人,况且他也说过,学医就是为了救人。

“老先生,我们这位兄弟真的撑不下去了,麻烦您救救他吧!”几个人见此,忍不住紧张起来。

“三爷?”沈听晚终是忍不住开口,可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沈明之拦下了。

“兰鸢,你不用说话,师父自有他的道理。”沈明之说完,又转过身看着几个穿着军装的男人道:“你们还是请回吧。”

几个人愣了一下,只得无奈的转身离开。

沈听晚看着几个人踉跄的身影,只得拿起桌子上的食物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我们几个的性命都是钧座用他的命换来的,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活下来。”

沈听晚刚一出来,便听到了这番话,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你们等一下。”沈听晚加快脚步,走上前着急道:“你们是从宁城来的?”

第46章 此情可长待,唯爱渐迷离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只见沈听晚神情忽然激动起来:“岑时霖现在怎么样了,你们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隐隐已经猜到了,可沈听晚还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认识我们钧座?”

“我……”沈听晚欲言又止,却听见一个人激动的说道:“我知道你,你就是二太太对吗?

“二太太,真的是你?”

几个人神色都激动起来,但很快,又纷纷消沉了下来。

“为什么岑时霖没有跟你们一起出来?”沈听晚顾不得其他,这段时间,她虽然刻意回避关于岑时霖的消息,可真正面对时,沈听晚还是会害怕。

“钧座为了掩护我们几个,跟后面的人打起来了,是我们对不起钧座……”

沈听晚身形晃了晃,定了定神,半响才缓缓道:“你们等一下。”

沈听晚恍惚的回到了医馆,只见张三爷悠闲的躺在摇椅上喝着酒,见沈听晚进来,只是抬了抬眸,却并未说话。

“三爷,您说过学医就是为了救人,您难道忍心他们受伤还要赶路吗?”沈听晚猛地跪下。

“你这小姑娘,听你这意思倒是我的不是了?”张三爷有些生气:“这年头,如果不是他们那些人打来打去,咱们的日子会过的这样苦?”

“可也有人说过,战争也只是为了和平,大家都身不由己……”沈听晚说着,肚子一阵阵痛。

一旁的沈明之见此,想要将沈听晚扶起来,却被沈听晚推开。

只见张三爷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沈听晚许久,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罢了,让他们进来吧。”

不多时,只见两个人将伤的最重的那人抬了进来。

因为受伤严重,那人已经人事不省了,沈听晚看着这一切,心中陡然升起了悲凉的情绪。

这样的乱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张三爷将子弹取了出来,态度依旧不算友好:“好了,等他伤势好些就走吧,我喜欢清静,不想被人打扰。”

沈听晚听此,这才松了口气。

“二太太,你出来一下。”只见站在一旁的人忽然出声,对沈听晚说道。

沈听晚愣了愣,跟着那人走了出去。

“这是钧座让我交给您的。”只见那人将一个带着血迹的香包递给了沈听晚。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优美散文